开启左侧

《太平广记》中袁氏人物

[复制链接]
立量 发表于 2006-4-11 21: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太平广记

 袁隱居
  貞元中,有袁隱 居者,家於湘、楚間,善《陰陽占訣歌》一百二十章。時故相國李公吉甫,自尚書郎謫官東南。一日,隱居來謁公。公久聞其名,即延與語。公命算己之祿仕,隱居 曰:「公之祿真將相也,公之壽九十三矣。」李公曰:「吾之先未嘗有及七十者,吾何敢望九十三乎?」隱居曰:「運算舉數,乃九十三耳。」其後李公果相憲宗皇 帝,節制淮南,再入相而薨,年五十六。時元和九年十月三日也。校其年月日,亦符九十三之數,豈非懸解之妙乎?隱居著《陰陽占訣歌》。李公序其首。(出《宣 室志》)
袁天綱
  唐則天之在褓襁也,益州人袁天 綱能相,士?令相妻楊氏。天綱曰:「夫人當生貴子。」乃盡召其子相之。謂元慶、元爽曰:「可至刺史,終亦屯否。」見韓國夫人曰:「此女大貴,不利其夫。」 則天時在懷抱,衣男子衣服,乳母抱至,天綱舉目一視,大驚曰:「龍睛鳳頸,貴之極也。若是女,當為天下主。」(出《感定錄》)
 袁嘉祚
  唐寧王傅袁嘉祚,為人正直不阿,能行大節,犯顏悟主,雖死不避。後為鹽州刺史,以清白尤異昇聞。時岑羲、蕭至忠為相,授嘉祚開州刺史。嘉祚恨之,頻言其屈。二相大怒。詬嘉祚曰:「愚夫!叱令去。」
 袁志通
  唐袁志 通,天水人,常持《金剛經》。年二十,被驅為軍士,敗走巖嶮,經日不得食。而覺二童子持滿盂飯來與之。志通拜,忽然不見。既食訖,累日不飢。後得還鄉。貞 觀八年病死,兩日即蘇。曰:『「被人領見王,王問在生善業。』」答云:1常持《金剛經》。』王甚喜曰:『且令送出。』遂活。」(出《報應記》)
袁粲幼子
  齊高祖欲禪,宋尚書令袁粲舉兵不從,被害。其幼子、乳母潛將投粲門生狄靈慶。靈慶殺之。經年,忽見兒騎狗戲如常。後復有一狗,走入靈慶家,遇靈慶,便噬殺之。其妻、子?死於狗。(出《古今記》)
 袁安
  漢袁安父亡,母使安以雞酒詣卜工,問葬地。道逢三書生,問安何之,具以告。書生曰:「吾知好葬地。」安以雞酒禮之,畢,告安地處,云:「當此,世為貴公。」便與別,數步顧視,皆不見。安疑是神人,因葬其地,遂登司徒。子孫昌盛,四世五公焉。(出《幽明錄》)
耿詢
  隋大業中,耿詢造渾儀成,進之。帝召太史令袁克、 少府監何稠等檢驗。三辰度數,晝夜運轉,毫釐不差。帝甚嘉之,賜物一百段,欲用為太史令。詢聞之,笑曰:「詢故未得此官。六十四五,所不論耳。然得太史令 即命終。」後宇文化及篡逆,詢為太史令。詢知化及不識,謀欲歸唐,事覺被害。時年六十五。觀詢之藝能數術、蓋亦張衡、郭璞之流。(出《大業拾遺記》)
 袁嘉祚
  袁嘉祚為滑州別駕,在任得清狀。出官未遷,接蕭、岑二相自言,二相叱之曰:「知公好蹤跡,何乃躁求?」袁慚退。因於路旁樹下休息,有二黃衣人見而笑之。袁問:「何笑?」二人曰:「非笑公,笑彼二相耳。三數月間并家破。公當斷罪耳。」袁驚而問之,忽而不見。數日,敕除袁刑部郎中。經旬月,二相被收,果為袁公所斷。(出《定命錄》)
 袁孝叔
  袁孝 叔者,陳郡人也。少孤,事母以孝聞。母嘗得疾恍惚,逾日不痊。孝叔忽夢一老父謂曰:「子母疾可治。」孝叔問其名居,不告,曰:「明旦迎吾於石壇之上,當有 藥授子。」及覺,乃周覽四境,所居之十里,有廢觀古石壇,而見老父子在焉。孝叔喜,拜迎至於家。即於囊中取九靈丹一丸,以新汲水服之。即日而療。孝叔德 之,欲有所答,皆不受。或累月一來,然不詳其所止。孝叔意其能歷算爵祿,常欲發問,而未敢言。後一旦來而謂孝叔曰:「吾將有他適,當與子別。」於懷中出一 編書以遺之,曰:「君之壽與位,盡具於此。事以前定,非智力所及也。今之躁求者,適足徙勞耳。君藏吾此書,慎勿預視。但受一命,即開一幅。不爾,當有所 損!」孝叔跪受而別。後孝叔寢疾,殆將不救,其家或問後事,孝叔曰:「吾為神人授書一編,未曾開卷,何遽以後事問乎?」旬餘,其疾果愈。後孝叔以門蔭調授 密州諸城縣尉,五轉蒲州臨晉縣令。每之任,輒視神人之書,時日無差謬。後秩滿,歸閿鄉別墅。因晨起,欲就巾櫛,忽有物墜於鏡中,類蛇而有四足。孝叔驚僕於 地,因不語,數日而卒。後逾月,其妻因閱其笥,得老父所留之書,猶餘半軸,因嘆曰:「神人之言,亦有誣矣。書尚未盡,而人已亡。」乃開視之,其後唯有空紙 數幅,畫一蛇盤鏡中。(出《前定錄》)
袁滋
  復州清溪山,煥麗無比,袁相公滋未達時,復郢間居止。因晴日,登臨此山,行數里,幽小,漸奇險,阻絕無?。有儒生以賣藥為業,宇於山下。袁公與語,甚相狎,因留宿。袁公曰:「此處合有靈仙隱士。」儒生曰:「有道者五六人,每三兩日即一來,不知居處。與其雖熟,即不肯細言。」袁公曰:「求修謁得否?」曰:「彼甚惡人,然頗好酒。足下但得美酒一榼,可相見也。」袁公辭歸。後攜酒再往,經數宿,五人果來。或鹿巾紗帽,杖藜草履,遙相與通寒溫,大笑,乃臨澗濯足,戲弄儒生。儒生為列席致酒,五人睹,甚喜,曰:「何處得此物?且各三五盞。」儒生曰:「非某所能致,有客攜來,願謁先生。」乃引袁公出,歷拜。五人相顧失色,悔飲其酒,并怒儒生曰:「不合以外人相擾。」儒生曰:「此人志誠可賞,且是道流,稍從容,亦何傷也!」意遂漸解。見袁公謙恭甚,乃時與笑語,目袁生曰:「坐」袁公再拜就席。少頃酒酣,乃注視袁公,謂曰:「此人大似西華坐禪和尚。」良久云:「直是。」便屈指數:「此僧亡來四十七年。」問袁公之歲,正四十七,撫掌曰:「須求官職,福祿已至。」遂與袁公握手言別。前過洞,上山頭,捫蘿跳躍,翩翻如鳥飛去,逡巡不見。袁公果拜為相,為西川節度使。(出《逸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袁保险 发表于 2013-5-1 15: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记住历史,激励后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