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袁崇焕纪念碑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06-10-17 22: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东东莞石碣袁崇焕纪念园
   袁崇焕纪念园是以纪念明末民族英雄袁崇焕为主题而设计、在袁崇焕故居遗址建设的古典园林 , 己建牌楼、袁崇焕故居、袁崇焕塑像、袁督师祠、袁崇焕“衣冠士家”、佘义士墓、袁崇焕传记浮雕等 , 拟建袁崇焕纪念馆、明朝一条街、古长城等。它位于石碣镇水南村 , 依傍东江 , 遥望榴花塔 , 占地面积 l l 万平方米。园内袁崇焕塑像自享誉国际的雕塑大师潘鹤教授精雕细琢而成 , 气宇轩昂 , 威震九天 , 重现了伟人昔日雄风;十九幅袁崇焕传记浮雕精楼细凿 , 图文并茂 , 栩栩如生 , 记载了伟人峥嵘岁月;三界庙、袁督师祠结构精巧 , 典雅隽秀 ,蔚为壮观 , 是国内罕见的露天木质结构建筑;袁崇焕故居古色古香 ,袁崇焕“衣冠琼”古幽肃穆。园内曲径回廊、钟亭鼓阁、池馆水橱 ,错落有致 , 既有花香荔熟雀噪蝉鸣、湖光潋滟的自然风光 , 亦有儒雅悲壮的诗赋碑文。建成一年来 , 该园接待中外游客 6 万多人 , 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旅游胜地和东莞对外文化交往的一张名片。
  
石碣袁崇焕纪念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06-10-17 22: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位于北京广渠门的袁崇焕墓馆。[...

▲位于北京广渠门的袁崇焕墓馆。

北京袁墓馆

北京袁墓馆



远处广渠门中学的国旗迎风飘扬,近处一束鲜花放在石台上面。袁崇焕之墓就这样穿越时空,保存至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06-10-17 22: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佘幼芝为袁崇焕守墓的佘家第十七代守墓人。...

佘幼芝为袁崇焕守墓的佘家第十七代守墓人。
下图为“有明袁大将军墓”碑
有明袁大将军墓

有明袁大将军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06-10-17 2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馆内袁大将军画像[img]../...

馆内袁大将军画像

袁崇焕像

袁崇焕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06-10-17 22: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主席关于保存袁崇焕墓批示的影印件。...

毛泽东主席关于保存袁崇焕墓批示的影印件。左上方为毛主席的手迹。

批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06-10-17 22: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崇焕(1584-1630),祖籍广东东...

袁崇焕(1584-1630),祖籍广东东莞,后落籍广西藤县。明万历中进士,初授福建邵武知县。他心系辽疆,关心国家安危,毅然投笔从戎,官至兵部...乾隆四十七年(1782)真相始大白于天下,千古奇冤得以昭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资友 发表于 2006-10-17 23: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广西滕县有袁崇焕纪念碑、袁公手植榕、...

  广西滕县有袁崇焕纪念碑、袁公手植榕、袁公祖墓、袁公故居遗址、袁公妻子殉冤处、莲花古井、莲花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孟敕 发表于 2006-11-12 09: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批复手迹文字似为:“请彭真同志...

毛主席批复手迹文字似为:
“请彭真同志查明??,我意若无大碍袁崇焕祠堂应予保存。毛泽东 五月十六日”

请有原件的亲友更正补充,并把原呈文字予以录入。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资友 发表于 2006-11-12 09: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彭真同志查明处理,我意若无大碍...

“请彭真同志查明处理,我意若无大碍,袁崇焕祠墓应予保存。”  后毛泽东亲笔复函说:“明末爱国领袖人物袁崇焕先生祠庙事,已告彭真市长,如无大碍,应予保存。”(见《毛泽东书信集》)
---------------------------------------------------------------------------- 白桥大街东侧的巷子里有一小片古建筑,于是先往那边去寻找,原来却是隆安寺。这个至少在元代已有的寺庙解放后被挪作他用,现正在恢复中。碰巧遇到一位老者,告诉我们袁崇焕的墓地在白桥大街的另一侧。
  这一带目前正在大规模的建设中,绕过一片大工地,在一栋二十余层高的新楼盘下,找到了袁督师的祠墓。这个院落完全被拔地而起的高楼所掩盖了,显得异常渺小。
  院门是只有一开间的“广亮大门”。门檐下(这个位置可能有个专业的术语叫门相,存疑)悬着一块匾,写着“明代民族先烈袁崇焕墓”,门上又悬着一块匾,写着“袁督师墓堂”,两侧挂有对联一副,写着“自坏长城慨古今,永留毅魂壮山河。”出自康有为的手笔,但对联的尺寸甚小,与联语的宏大境界太不成比例。
  参观墓地是要买票的,票价2元。我们没带零钱,看门的老师傅说一个月也卖不了一百元门票,找不开百元大钞,便放我们进去了。
  进门后有一座五开间的墓堂,墓堂的匾额写着:“明代粤先烈袁督师墓堂”。袁崇焕虽在广西藤县出生,但祖籍广东东莞,故称其为粤先烈。在墓堂廊下的两侧墙上各砌着一块刻石,上面记载着同治年间重修广东义园的情况及捐款人姓名。
  崇祯二年(1629年),后金军绕开袁崇焕布防的宁锦一线,杀到北京城下,袁崇焕尾随来解京师之急,屯军广渠门外,与皇太极大战。善猜忌的思宗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将袁崇焕下狱,并于第二年八月十六将其凌迟处死。袁崇焕在明末对待建州女真的军事斗争中,是难得的统帅之才,曾经在宁远之役中大破后金军,让努尔哈赤愤恚而亡。但是却蒙大冤而枉死,确实让人感慨。尤其是他临刑时,北京的一般老百姓认为他是汉奸,竟然争食其肉,其惨烈之状,张岱在《石匮书后集》中有过描写:“于镇抚司绑发西市,寸寸脔割之。割肉一块,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啖之。刽子乱扑,百姓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开腔出其肠胃,百姓群起抢之,得其一节者,和烧酒生啮,血流齿颊间,犹唾地骂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尽,止剩一首,传视九边。”对待忠心耿耿的卫国卫民者,国家要夺他的命,人民竟要吃他的肉,命远之严酷与不公,到此无以复加。袁督师在凌迟之余,不知还能留下几多骸骨。其部下中有一位姓佘的义士冒险替他收尸,并将其葬于当时专门收葬客死粤籍人士的广东义园中。
  建国初期,迁移城内墓地,广东义园也被迁走,唯袁崇焕祠墓,经叶恭绰、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等人向毛泽东致信,得以保留修缮。
  进入墓堂,正中供奉袁崇焕像,边上对联是袁崇焕的诗句:“仗策必因图雪耻,横戈原不为封侯。”出自其《边关送别》诗:“五载离家别悠悠,送君寒侵宝刀头。欲知肺腑同生死,何用安危问去留。 杖策只因图雪耻,横戈原不为封侯。 故园亲侣如相问,愧我边尘尚未收。 ”袁是进士出身,也是写八股,练小楷出来的,所以能诗文。《明史》上讲他在担任邵武县知事时,就注意向老兵打听边防形势,不同于晚明一般高谈心性义理,门户意气相争的士大夫,有一番脚踏实地干事的劲头。
  墓堂西墙有两块刻石,一是袁崇焕手书“听雨”二字,一是康有为写的碑记,文曰:“嗟乎,明清之际,关于中国亦大矣,非只系一朝之兴亡。袁督师之雄才大略……”,大意讲国家需要人才,但越是奇才,却越容易遭到诽谤猜忌,这种情况不独发生在袁督师身上。   康有为是民初修袁墓和祠堂的发起人。他还为在龙潭湖的袁崇焕庙撰写过一幅对联“其身世系中夏存亡,千秋享庙,死重泰山,当时乃蒙大难;闻鼙鼓思东辽将师,一夫当关,隐若敌国,何处更得先生。”
  康圣人是广东南海人,所以他对修复粤籍先烈袁崇焕的墓祠是很热心的。过去的人,地方观念很浓厚,出门在外就住在本乡人士的会馆中,如长素所居之南海会馆。死后如果没有能力扶柩返乡,就可能会葬在各地的义园中。同乡的人士相互提携,也容易结为私党,特别是中共建政以后,为维护集中统一,更不提倡地方观念、地方主义,但是,地方观念对发展地方自治来说是一种可资利用的资源,对弘扬中国文化的多样性也颇有益处,亦不可轻易否定。
  墓堂后墙东西两侧各挂着一块说明,西侧摘录了1782年乾隆为袁崇焕洗冤的上谕。东侧复制放大了叶恭绰、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四人1952年为保护袁崇焕墓不被破坏而给毛泽东的上书,其上也有毛的一段朱批:“请彭真同志查明处理,我意若无大碍,袁崇焕祠墓应予保存。”叶等四人的上书写于5月14日,毛16日就作出批示,可知当时公文流转甚快。
  墓堂东墙砌有李济深撰文、叶恭绰书写的《重修明督师袁崇焕祠墓碑》。碑文略述袁崇焕遇害及昭雪的过程,还提到如果袁不死,满清不能入关。这种假设自然无从验证了。但从唐以后,汉族政权一再亡于外族之手,让人怀疑汉文化是不是染上了绝症,即使袁崇焕不死,明朝亡于异族之手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碑文的最后写到“崇饰祠与墓,以彰正义。此仅存之遗迹,将蔚为首都名胜,与文山祠并存不朽。督师为广东东莞人,而以广西藤县通藉。两粤人士感今怀古,用纪其事于石,以谂来者。”并讲到广东会馆财产委员会的相关人士也有筹划奔走之功。可知在这一轮修复袁崇焕祠墓的工作中,除了弘扬民族精神外,仍然也有地方观念在发挥作用。
  至于李济深在重修碑记中说袁督师祠墓将“蔚为首都名胜,与文山祠并存不朽”,未免有些天真。他们对袁崇焕祠墓要遭到的大劫难没有一星半点的预见,不知道文革初起时,袁崇焕墓作为四旧,竟会被红卫兵掘开,墓碑被推到,墓园被划入59中的操场,而祠堂变成10余户聚居的大杂院。这些民主人士不得志于国民党,便靠拢共产党。1952年他们与新朝的蜜月期还未过去,不知道熟读中国古代典籍,能写漂亮旧体诗词的毛主席,后来竟会发动对中国古代文化的大扫荡。
  扯远了说,就掘墓一条,建国后什么人的墓没被挖过,万世师表的孔子墓被挖了,精忠报国的岳飞墓被挖了,公正廉洁的包拯墓被挖了。更不用提李鸿章、张之洞之流的墓地了。安徽大炼钢铁时,挖李鸿章墓,李中堂此时尸骸犹全,还穿着黄马褂,便被绑在拖拉机后拖着游街,直到尸骨拖烂散尽。张之洞的墓文革时被南皮中学(前身为他所建的慈恩学堂)的造反学生挖开,张香帅带着桔黄发辫的头颅被“红卫兵”满大街踢来踢去。
  过去千年,中国典章文物的大规模毁坏大都因为兵燹,并无人从价值上根本否定之。而新朝以思想专制的放大镜来照五四以来反传统的激进主义,在稳稳控制政权后发动全民掘地三尺地破坏传统文化,已然绝对是空前的,也唯有祈愿它是绝后的。
  墓堂的两侧还辟有两间小展室,但展品稀少,实物只有几件东莞捐献的明末民间青花瓷器以及辽宁兴城提供的少量明代武器。
  墓堂后面是袁崇焕的墓地,旁边并有佘义士之墓。袁崇焕的墓碑写着“有明袁大将军墓”七个遒劲大字,落款为“乡后进吴荣光拜题”。吴荣光是广东佛山人,有清代广东书法第一人的美誉。此碑有修补的痕迹,或是道光年间所立的原石。
  除去这块墓碑,这墓园中的一切实在都很寒碜。坟包是黑水泥抹的,怪模怪样的,好像两个地堡。墓地所在的院子真是狭仄,坟茔后面的院墙居然是半圆形的,以紧紧贴着坟,可知土地金贵,开发商们唯恐多留出一点地来。院子里只有四五颗小松树,都是新栽的,不过一人来高。更有甚者,工地上工人临时居住的简易楼房就挨着墓园搭建,抬头可见散乱晾晒的衣服,还不时传来南腔北调的嘈杂人声,
  拜谒一位为国死难的民族英雄的墓园,总是希望唤起人们肃穆的心情,崇高的敬意,总要有与之相称的环境,无奈新近重修的袁崇焕祠墓还是太因陋就简了。我想,墓地周围本应有些老树,但几经破坏,老树已孓无遗类,那至少也应当多种一些松柏,将来使之成林成片,不应只是敷衍地种寥寥几颗小树;墓园的规模应当再大一些,总要有个能容纳百十人的墓庭吧;展览的内容要丰富一些,袁崇焕的事迹有值得大书特书的;祠墓其实都应当像过去那样,建在高台上,让人拾阶而上为宜,现在平地而建,周围高楼林立相逼,实在局促得让人气短。
  不过,我们在这边百般挑剔,那边恐怕早有人悻悻然了。在寸土寸金的二环以内,能从地方政府和开发商虎口夺食,为袁督师留下这一片小小的院落,也是得来不易的。在席卷全国的城市再造过程中,被推土机无情荡平的文化遗存同样能轻易就拉出一个长长的名单来。政治的疯狂过去了,金钱的迷乱随之而来,价值的空洞越扯越大,袁崇焕祠墓所表彰的气节、信念、精神与牺牲,不得已蜷缩在商品房的阴影里,什么时候才能振奋和伸展开来。
  其实说到袁崇焕墓,还有一位不得不提的奇人,就是佘义士的十七代孙佘幼芝,她半生为保护修复祠墓奔走,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近来的媒体多有报道,就不引述了。在袁崇焕祠堂里,现在也专门为佘义士的后人辟有一间工作室。不知这间斗室能否延续佘家世代守墓的事业,抑或延续处于断续存亡中的旧式忠诚与节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资友 发表于 2006-11-12 09: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img]../images/fileT...

相关图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