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与多桀命运抗争的宗亲:袁正道

[复制链接]
资友 发表于 2013-7-23 14: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袁正道宗亲爱家族、爱家谱的事迹多次感动着我。

    第一次感动

    那是2006年,他听说我从项城回谷城接我到他家去,他开车来接我。我在约定的地方下了长途车,正在四处张望,忽见远处一个油黑色面庞的长者开着手扶拖拉机停在我的面前,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袁正道。
    他家的字辈用完了,请我帮他朝续一段。因此我回程中专程来帮他了却这个心愿。这时,我才知道,他对家谱工作是如此关心,如此有责任心。
    他家住谷城县冷集镇冷家沟村四组,离河谷公路还有十多里的路程。
    他在拖拉机货箱上放了一把椅子,方便我乘坐。路过路边的小卖部,还专门下去搬了一件啤酒。

    第二次感动

    那是2009年的寒冬,早上八点天差不多刚亮。他打电话说在我的楼下。我好生奇怪,大冷天他这么早怎么到我这里来了,莫非遇到什么困难了?我赶紧下楼,只在他和他的一个兄弟站在雪地中,旁边放着一只蛇皮袋。他说,我为家谱工作操心了,他杀了一只羊给我送来两只羊腿。
    我不轻易感动的人这次又被感动了。我也没为他做什么,他却老是这么上心。中午,我们煮了羊胯,兄弟三个好好喝了个大醉。
    临行,正道请我帮他把他分支的家谱整理一下。我答应了。

    袁正道:命运多桀,以家谱为信念,坚强地活着,同命运抗争

    袁正道,男,1940年12月22日,庚辰年戊子月己亥日。
   
1959年8月于谷城县师范学校初师毕业,1959年9月参加教育工作,在冷集镇煤炭中心小学任教。1961年9月职工精简下放,县档案馆馆藏档案1961年第42卷(全宗号39-1-42)第175页《六一年职工精简(下放、退休等)详名登记表》有记载。当时的标准工资为每月26元,精简下放时间为1960年7月,工资发至1960年8月。官方是这么记载的。
    据袁正道本人说,在参加工作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就赶上了大办钢铁、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他之所以被莫名其妙地被辞退回家了,只是因为他不听领导的劝告,执意与本村一个地主的姑娘(现在的夫人)结了婚。这是他无法改变的命运之捉弄第一步。
    改革开放后,不少平反回原单位上班的。袁正道也到当时的学校、现在的教育局上访过,但由于没有明确的责任人可以说明当时的“成分论错误”情况,也只能不了了之。当时一起工作的人,或退休,或病故,均无助于事。
    在无助面前,袁正道继续他的农民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暇下来,问问家谱的事,以求老有所为,安度晚年。

    命运并没给袁正道象我们想象的那么太平的日子

    前两年,袁正道患上了高血压和糖尿病。屋漏偏逢连阴雨。2009年11月他不幸中风,瘫痪卧床。这一卧就是四年。本来生活拮据的他,雪上加霜。他生活不能自理;妻子李新华也已经71岁,已经丧农事劳动能力。儿子袁开新2012年10在江西打工时脑溢血去世,儿媳李光英也去世。老无所依。家庭没有了收入,生活特别困难。
    得知这一情况后,我将他的情况写了一份材料,咨询了教育局。局政工科说是教育局是执行单位,凡事只能按上边的政策办。有点爱莫能助。我查阅了一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处理当前部分人员要求复职、复工、回城就业等问题的通知》(中发[1979]43号)、中共中央[1979]47号和中共中央[1986]6号文件和[62]鄂文字第91号,袁正道宗亲的情况均不在文件要求解决的范围。
    为了能给我们爱谱的宗亲有所帮助,我还是带着材料去找了一位分管民政的领导。希望从民政口上能有所照顾。
    前天,接到正道宗亲的电话,希望我暑假能到他家里玩,见见面,谈谈谱,谈谈人生。
    我接完电话,夜不能昧。虽然不能解决正道宗亲大的永远的困难,但我毕竟四肢健全,我决定继续为他奔走,这么好的社会,怎么能让正道先生老无所养、老不所依呢?
    天,是有阴雨的时候,但晴天总是会比阴雨的日子多。我相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袁保险 发表于 2013-7-23 19: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否直接去找当地政府信访部门,或将情况向教育部反应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袁保险 发表于 2013-7-23 19: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道亲,保重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5 09: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宗亲保重 好人平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资友 发表于 2013-8-28 21: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天本站了解到,在资友的协调下,谷城县民政局已经为袁正道宗亲一次性发放了1000元救助金,缓解了燃眉之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