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清末民初名流雅士袁世凯六弟:袁世彤(袁孟昂)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14-3-30 21: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袁孟昂(名世彤),袁世凯六弟。
   史料记载,袁孟昂,性敦厚,多才艺,善书画,尊师重教,博学文雅,与其四兄世凯性格迥异。
   袁孟昂早年读书刻苦,心慈。母亲患病,久治不愈,听闻“病重之人得亲人血肉和药,饮之可愈”,便自截手指以奉,为时人赞叹。
   袁孟昂曾供职于清吏周文柄幕下,尽心尽言,深受器重。光绪十九年十月,清政府派龚照瑗出使英、法、美、比等国,袁孟昂同往任参赞,三年后任满回国。龚向清政府保奏以道员任用。可孟昂见时局混乱,深感忧虑,便闭门谢客,在项城袁寨老家住下,聘师施教,养花种竹,远离政治。
当年闻名遐迩的项城莲溪书院建成数十年后,破败不堪,每逢乡试科考,炎炎烈日之下上千学子露天作卷,苦不忍睹。为重修及扩建莲溪书院,据宣统三年《项城县志》记载:
袁甲三捐钱一百千
同治五年(1866年)袁保恒捐银五千两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袁世凯捐银五百两
光绪三十年(1904年)袁世彤捐城西南汝阳西盛营地六十亩”

从此至科举废止的三十年间十余次科考中,项城共中了十九名举人,十名进士。莲溪书院,功不可没。
其间,孟昂撰写的两幅楹联颇为出名:
         僻境远红尘,过眼烟云观世变;
         名园依绿水,忘机鱼鸟乐天真。
         世外沧桑,但愿花鸟同乐;
         烟笼绿水,惟爱风月无边。
     其襟胸可见。
彼时,清廷太史朱潜斋雅重袁孟昂,赠诗曰:
         江海双云鹤,乾坤一草庐。
    袁世凯全盛之时,袁孟昂仍过着他宁静的隐士生活,从不做辎重京阙之想。即便是有事赴京,也是来去匆匆,决不久留。
    袁孟昂平素尤喜绘画、书法,向无师承。他画的花卉,着色勾勒,和没骨、渲染二法,勾染精妍,独得神气。
    孟昂绘画只为自娱情性,从不轻示他人,所以很少为外人所知。
    据项城袁寨老者回忆,袁孟昂从不以显贵自居,无论对何种身份的人,总是和颜悦色,乐善好施。暮岁寒天,他悯念贫寒大众,每年一定要筹一批钱来,赈济穷困的乡邻。一直到他的儿孙辈们,也都延续了他的这种品性。三子袁叔武更是如此。袁寨周边百姓谓其“袁大善人”。袁孟昂平时出门闲步,叫花子向他伸手,他也要摸摸口袋,只要有钱,定会尽量布施,不吝不愠。
    1915年,也是袁世凯酝酿称帝之时,袁孟昂颇为忧愁,谓家人曰:“岂能以国为戏?”后竟病卧不起。故时年仅五旬。
祭奠之日,河南省内达官显贵,均远道来祭。也有无数乞丐凑钱列队前来哭奠而不受赏赐,谓:“六爷善人,今不可见矣!”感人甚深。
太史朱潜斋撰联挽之:
    此君有山泽间气,当全盛时早离尘海;
    与谁话开元旧事,到伤神处冷对春秋。
    有名家评论,就袁世彤的功名事业来讲,那是非常平凡的;但他为人的品德,又是非常不凡的。书画乃属小道,却可以观察一个人的操守,体验一个人的品节。
    为袁孟昂12帧画页题跋者多为显赫之士。
时任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题曰:
    孟昻为容庵季弟,少年意气自豪,薄游燕楚,每不当意而去,去辄复来。
    辛亥而后,尚数主京师就余谈,二三十年来,人无道而能画者,今观此册始之,然孟昻墓木已拱矣。岁月不居,朋友渐少,余向之知孟昻者,犹不能尽,是可慨矣。         已未(1919年)初冬
                                   
    曾任陕西布政使、两江总督樊增祥对时局不满,他的题跋骂尽许多人,却独赞袁孟昂。其题跋是这样写的:
    葵亥秋八月,蕉山老人远自邺中寄其哲弟孟昂遗绘十二幅属题,勾染精妍,赋色鲜丽,原本熙荃,苦摹南田草衣,若马元驭辈则不啻过之矣。仆每蕉山俱老矣,目中所见画苑人物,大抵狂怪荒率,于今之人心风俗相似,以险陂见奇,以诡诈取利,而世亦甘受其欺而不恤,安得此老成典型,一为振聋而起聩也!
                              
   曾任安徽巡按使、安徽省省长的李兆珍题云:
   前身洞府种灵根,江山绵绵向谁论。
   玉色纷披大笔濡,风光进入聚芳图。
   霜沾露润皆涵育,------
   看到玉梅春第一,犹疑立雪在师门。
   摩挲手泽画图存,花萼楼空欲断魂。
   十二齐执醉绮霞,岂同俗眼斗繁华。
   茑萝正喜施松柏,锦簇花团共一家。
                                 
    1917年代理湖南省省长、湖南省财政厅厅长的周肇祥题云:
    孟昂先生,性情亢爽,不肯阿服以取荣名,故其志皎而行则晦。
犹记清光绪壬寅(28年)春,获识于天津中表袁静庵家,先生以花作见属,初不知其工画也。一刹那间三十余年,墓木已拱,袁兄已
化异物,乃得读先生之画,恨不能起故人于九京,相与论订以为乐,
而世事之变,复哄然罔测所终极,今昔之感,慨叹深矣。
                                    
    清末名士王伯恭题的两首绝句是:
    海外论文缔腾缘,等闲妙手渺云烟。
    开函忽见无声史,旧梦惊回四十年。
    贤兄勋望冠当时,难弟刳心作画师。
    天半朱霞云外鹤,个中高趣几人知。
                                 
    清末名士陈燕昌题一词,调寄《绮罗香》云:
    南国春深,乱红霏雨,温眼韶华几许?怕说春归,偏听声声杜宇。
有客正陟倚雕阑,尽消遣闲愁羁绪。待如何挽驻春光,不任春风尽吹去,谁是同心伴侣?打叠吟怀,拾起奚曩佳句。滴粉研朱,斟酌徐熙画谱。纵霜毫点染齐执,随意将画工弥补。汇群英并入丹青,清芳漾终古。
                                    
孟昂存世的12幅画作,及诸多名人题跋,均经其三子克艮捐献于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
袁孟昂作为一代名流雅士,不依附权贵,不歧视下层,其情其性,难能可贵。尤其是他为人处事显现的真情,着实令后人感叹。
     袁孟昂有四个儿子:长子克正,次子克伦,三子克艮(叔武),四子克灵。
    据项城文史资料记载,袁孟昂的后人现散居于河南项城、郑州、开封、驻马店、信阳、周口、安徽六安、、四川成都、湖北武汉、贵州凯里、台湾台北及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
(摘自http://bbs.dahe.cn/read-htm-tid-992018393.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