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天台籍抗战老兵袁祥彬的女儿终于找到了!

[复制链接]
工正数码 发表于 2016-11-18 16: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袁孟敕供稿)在众多志愿者和网友的爱心接力下,天台袁祥彬老兵的女儿终于找到了!2016年11月18日中午105.7父女进行了连线通话!据《沪-越野e族论坛》于本月14日发出的帖子称:

关于抗战老兵袁祥彬

姓名:袁祥彬
出生年月:1921年7月
住址:天台县赤城街道新华巷
属部队番号:新6军军部情报队

自述经历:
  我天台中学初中毕业后,一直在育青中学读高中。全国抗战爆发后,我当即要求参加应试,后来闻讯一起去的有20多位青年,这年我17岁。
  开始了为期数月的长途跋涉。行军队伍避开敌我交火的南昌,取道临川、新余、分宜、萍乡、醴陵,绕道至长沙,接着乘火车到广西桂林,再辗转贵州贵阳、重庆,最后到达成都。由于日军到处狂轰烂炸,一路上艰苦备尝,苦不堪言。
  由于我当时年纪太轻,在军校复试后被分到学生队学习,后编入第17期第二大队,我们二大队设在青羊宫,队长叫张建冲(东北人,黄埔14期)。军校毕业后,我被分到重庆防空司令部(住朝天门),长官是美国留学回来的临海人,名字记不清了。
  时流传“十万青年十万军”,我们从成都乘飞机经喜马拉雅山到印度丁江机场,到印度后,我被编入中国远征军新6军军部情报队,担任区队长,军长廖耀湘。
  那时部队给养实行尉兵给养制,即尉官和普通士兵的伙食一样,每天吃的是罐装的牛、羊、猪等罐头肉,蔬菜也全是罐装的干菜、白菜干、土豆干、干豆等。要想吃新鲜蔬菜,必须拿半成新的衣服、鞋子或米跟当地的野人(未开化的人,我们叫其为山头人,他们都居住在山头上)交换。说了你们可能不相信,我们都是住在树上的,每个人身上都涂满防蚊药,每个人除了一个背包外,还有一把独特的开路刀,枪是美式冲锋枪、卡宾枪或者步枪,我当时携带的是卡宾枪。特别要提一下的是每人一件的雨衣,既可以避雨,夜里宿营时可以当帐篷,还可以吊在树上当吊床睡觉。那时前边有鬼子,身边有毒虫猛兽,有一种吸血的蝗虫特别多,在水里追人吸血,蚊子是成群成群的,野兽就更多了。如果尸体当天没能抢回来,第二天就别想见尸首了,我们战友间都互相留了遗言,如果谁能活着回去,就是骨头也要帮忙带几根回祖国去。
  我在印度两年多时间,经常进行军事训练,主要训练森林战术。44年春天左右,我们部队从印度开始反攻,先后打下克老缅、孟拱等地方,再打到密支那(敌军总指挥部),我们几乎把密支那炸平,日本人退走。
  那时重庆告急,我们被紧急召回,从印度丁江空运到云南沾益军用机场,之后再空运到湖南芷江机场,到芷江后,我们一个营奉命接防当地一个团的驻地,该团长起先不肯交出驻地,当他看到我们将装备开进去时,都傻眼了,才将驻地交接给我们。
  日本人投降后,我们又空运到南京去接收南京,在南京新街口地方,举行了日本人投降签字仪式,我们部队负责警戒。
  在南京几个月后,部队调到上海港湾接防日本海军司令部,又几个月后,接到上级命令,说是部队要调往沈阳,那时廖耀湘被任命为沈阳集团军司令。几个战友一起商议,都认为日本人投降了,没必要再打下去。经历过那么多苦难,我也不愿再打仗了,于是就请假回家。
  回家后,曾在家学过裁缝,开过裁缝店,因生意不好到上海谋生。解放后,我被套上了历史的罪名,家里房产被分光,那时几乎一年一个运动,吃尽苦头。1958年我被送到青海湖农场进行劳动改造⋯⋯

          希望通过大家的转发和寻找,能够早日圆袁老父女相聚的心愿!

联系人:
e族上海大队志愿者 荆狼 185 1617 7676
天台县红心社志愿者 林华强 135 0676 9110

关于袁老的女儿

  由于年代久远,有些细节袁老已记不起来,连在上海送人的大女儿具体几岁了也搞不清楚,只知道比儿子大两岁,儿子今年64岁,属蛇。
  大女儿叫袁玉茹,当时袁老全家租住在上海市蓬莱区(逢来区)白洋三弄附1号,房子的主人也是天台人,叫陈振良。
  那时条件相当艰苦,常常连吃饭都成问题,年幼的玉茹喜欢一个人坐在白洋三弄弄堂口,有位临海人怜惜小玉茹,就把玉茹带去,说帮忙照顾下。而当时袁老又正急着搬家到方斜路和灵隐路路口的1号弄堂,临海人告诉袁老他们住在真如区6号,袁老也没时间去看。
  之后,袁老就被送往青海湖改造,直到89年返回天台,一直没能联系上小玉茹。回天台后,袁老曾好几次去上海寻找,但这些巷子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了高楼大厦,根本无从查找。

该论坛附诗如下:

当年他是天台县的富二代,
坐拥几百间房屋;

所在的巷子解放前叫大府第巷,
是以他祖上的官职命名的;

他是远征军老兵,
抗战胜利之后就回家了;

1958年他离别娇妻和年幼的子女,
被发配到青海湖劳改,
89年才回到出生地;

他宁愿在垃圾堆捡拾别人的衣服,
靠替人抄写经书维持生计,
也不愿填一份表格,
以此换取每月的补贴
 
他是天台籍抗战老兵袁祥彬,
17岁投笔从戎保家卫国,
两次亲历南京受降日军仪式的远征军少校。

一寸山河一寸血,
十万青年十万军,
时光已经过去78年,
而袁老一直有一个心结:
要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

    没想到:特大喜讯来得这么快!在众多志愿者和网友的爱心接力下,天台袁祥彬老兵的女儿终于找到了!
yxb.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