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傅氏通谱》世系“统派”思想要不得

[复制链接]
袁文献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傅氏通谱》世系“统派”思想要不得

——关于对宗亲傅传松2017.10.05“话”的认识

    较详细的拜读了傅传松宗亲的《源流编纂大计是〈中华傅氏通谱〉编纂进程中的重要节点》一文,颇有感触,如下认识共鉴。

    一、精神确实可尊可敬

    自2011年至今,六年不间断的为了“圆梦”《中华傅氏通谱》而不辞辛劳,这由“总结”完成的大量工作可想而知!特别是说出对于前期工作后的那些认识,尤其值得敬佩,有些方面“不足”就是不足!

    漫长的傅氏源流世系研究,虽然取得了许多成果,为我们今天复兴此项研究汇集了素材、积累了经验和教训,是我们一笔不可易得的宝贵财富。但是,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和思想认识的禁锢,现有的《傅氏源流世系谱》都有一个共同的致命错误:没有史料依据,经不起专家学者的考证。

    现在我们研究这一课题,编纂《傅氏源流世系谱》,面临两大问题:

    一是现有的《傅氏源流世系谱》,不可信,不能采用;

    二是现有《傅氏源流世系》有上百种版本,一种版本涉及一个宗支,尤其是大宗支,个个宗支都说自己的版本最正确。用甲的版本,乙不服;用乙的版本,甲不同意。用谁的版本都不合适,甲版乙版各取一部分拼凑更不合适,有如在假冒商品超市挑选东西一样,无论你怎么挑,选出来的仍然是假冒货色。因此,我们要编出一部有史料根据、可信的、有价值的《傅氏源流世系谱》必须另辟蹊径。

    旧时修谱,除创修谱外,其余的几乎全部都是运用“以谱修谱”的方法编出的新谱。所谓“以谱修谱”,即以老谱为依据,再查漏补缺、新增人丁而编成新的族谱。如果老谱史料真实、体例鲜明、编辑得法,再运用“以谱修谱”之法编出新谱倒无不可;如果老谱弄虚作假,质量低次,那么“以谱修谱”编出来的新谱则一定是胡编乱造,不值一文的次品甚至废品。

    到目前为止,我们见到的《傅氏源流世系》包括1948年傅之鹏所编《傅氏源流世系汇集甲集》和我傅传松2008年所编《中华傅氏共祖世系谱》,都是运用“以谱修谱”之法,将前代簪缨人物虚构的血缘关系串连起来而编出来的东西,其演进过程是先有簪缨谱,再用血缘关系串连簪缨人物而变成世系谱。这样的《傅氏源流世系谱》没有多大价值,“以谱修谱”之法行不通。

    由此可知:这之前的“指导思想”或“总体设计”不妥!

    搞“历史研究”难,搞“氏族研究”更难,我国也没有设置专门的“氏族研究”学科,历史长河中虽有涉及“氏族研究”的文献,诸如不同时期的《姓篡》、傅玄的《傅子》、傅山的《论傅氏历代名人》等等,充其量只能是某姓氏中部分“名人记”,当然,名人中也有一部分俱“血缘”关系,但是你不可能从中可追溯数代!而诸如傅自得公长子傅伯寿编著的《忠肃集》,其中却可追溯傅察公之上为七代,向下为三代(虽曾孙辈也只是列出五位,真实的多于十四位),这虽不称家、宗《谱》,但却有十一世的血缘世系图腾啊!以往部分分支的家、宗谱,错将“傅尧俞”列“傅卞”、“傅求”之子、将“傅察”有列“尧俞”公之子、从子、从孙,甚至还有列“兄弟”的,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也查询不到相关纪实或受文化知识有限所致,可48年那些名人参与也不会查询资料吗?甚至当今仍然有胡乱瞎编的,问题就是“以谱”编造所致!

    当今社会,互联网基本可以满足您所需的各类信息,包括您所需的相关历史资料,特别是国学网的《四库全书》,没有您找不到的资料!当然,您的始祖就是平民百姓、历史上也没做过任何有益于社会的事,那确实无载。可丰城傅氏先人中有位讳称“傅祁”的(晚唐期),他什么官都不是,也不是“兵”,就是老百姓且是青年,却在《江西通志》中有载,因为他自发组织数百乡民为保卫家园而遭祸杀,按当今,可谓“见义勇为”的“烈士”了,故有载!而你胡编你的族中有这“官”、那“官”,有的编造是皇封的什么大“官”,依据就是“谱记”,这早迟会遭他人笑话的,难怪以往家谱都不外传,这可能就是怕他人耻笑吧!

    告诉您:不要说是什么“将”、“招讨使”的,武职有载最小的是“百户”,就连什么官都不是的“武举”也统统有载;而“文”类,有载最低的是参加“乡试”的“秀才”、“举人”,凡有任何公干都有载,就连写过一句诗的也有载!

    所以,支持为“编出一部有史料根据、可信的、有价值的《傅氏源流世系谱》必须另辟蹊径”的这一设想,再不能“以谱”为据!但不是那么容易,特别是可信的、确切的就更不易!

    二、关于“通谱”和“统派”

    鉴于傅姓与其他姓氏一样,“源流”之多,世系极难理清,不支持以《通谱》命名,建议以《中华傅氏通鉴》命名,即以文化谱“说”傅氏,也不要再另搞什么《傅氏源流世系谱》,包括所谓的《名人篇》,统篡为《通鉴》,可分三篇多部,关于“名人”一词,为避违、避讳,建议不要书写在封面,不要去触及相关规定,更不要给相关人士找不必要的麻烦,做什么事都应在相关政策、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进行!

    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所想提及的:虽为三十六大姓,但人口不上千万,而造势却既“大”且有些“疯狂”,也有“吵”有“骂”的,有的完全没人品之“修养”,究其原因,可能缺失些什么:顶层设计有无详细论证、谁主张谁负责的制度有制定了吗、由谁“监管”是否明确;“文化研究”与“商业开发”是否分开了!否则怎么会“吵骂”呢!

    其实搞此类研究,除非必须考察的,一般也用不了多少银子,你不搞这项工作就没钱吃饭吗?网络畅通,干嘛非要组织开会呢?视频不会吗?家里摆不下一张书桌吗?租房不要钱也得担人情的!

非国家的相关研究项目,特别是“宗、氏族”研究,没人主张、没人请、没人赞助,而您自己有向往,就摞起袖子自己干,有成果还怕没人要?!研究生的学术论文研究涉及此方面的也有,如《忠肃集》校注,就是一研究生的成果,谁也没给他研究经费啊,且成果是校方的!网上下载收入归了校方呢!

    近两年以来,我就没花我支宗亲一分钱而一直为大家在做事,十卷原谱扫描是我一人完成,且自购16g优盘5支下载扫描谱牒,其中四支发给相关宗亲,接着是原谱重新录入;为追溯世源,完全自费考察;自费购置新的笔记本,自费购买14卷《两宋进士名录》,且除了交续修宗谱入谱费三千多元,还第一个捐助2万元(目前仅二人)。我们仅有退休养老金(那也是动不得的),家里也没人做生意的,所有来源都是退休后再就业的报酬(也较少,月两千,只相当当地一保安的月酬)。

    为追溯世源,拖慢续修进程,但没宗亲敢和我议论,一是我不用大家的一分钱,二是为全体宗亲追溯世源;从开始至今,基本上没有在零点前休息的,搜索相关资料、“读”和“编”确实耗用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收集各类资料总量超过50g),但却有了较多的收获,特欣喜,认识也在不断的提升;也确实,岁数不饶人的,也70了,且白天还得上班的!

    啰嗦这么多,不是显示什么,而是提醒一些宗亲:要么就不干,要干首先是要有那种向往的精神、树立全心全意为宗亲无偿服务的思想,非自愿谁请谁负责!还是那如上所述:谁主张、谁同意、谁负责!

    世系“统派”的思想要不得,就中华氏族而言,全国除“孔、孟”氏,再没先例,且我氏世系谁敢说可以理清啊!历史上的皇族多的很,各姓氏都有“入相”的,“入相”都可称“圣人”吗?!别自个儿吹得天花乱坠,“先圣”那是要由国家体系认可的,即全社会都要认可的,不是您说是就是!公祭“孔圣”也只是省级!别糊涂!摆正好位子坐稳些!

    “派”字从前向后是不能重复出现的,即使有,那也仅仅是音同但字不得相同的,有研究过“孔、孟”派字吗?

    别成“傻子说梦”!“傻子”才会“同意、支持”这一“设想”,只有“傻子”才会使用那“百字”!

    诚心诚意的奉劝!绝没有一丁点儿的恶意!

                                                                        安徽《潜川傅氏》傅维保 奉上

                                                                                2017年10月7日

    编注:1、本文来源于“寰球傅氏”微信公众平台。2、文中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