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袁堂栋:重庆版《袁氏家训》解读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18-1-6 14: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庆版《袁氏家训》解读

袁堂栋-渝巫山(QQ 1297739916)


急输①将②。从来上以诚爱下,下以利忠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唯正之,供分应尔也。昔朱文公有训:国课③早完,虽囊橐④无余,自得至乐。故凡在族内有产业钱粮者,务宜按季早完,若慢延逋⑤欠,致以祖宗之遗体公廷笞杖,不独非国之良民,亦上辱及于先人矣。戒之勉之。

①输:交出,献出。《史记.淮阴侯列传》:“臣愿披腹心,输肝胆。”特指交纳税赋。王建《田家行》:“麦收上场绢在轴,的知输得官家足。”
②将:助词,用在动词后,无实义。
③国课:国家的赋税。课,赋税。
④囊:有底的袋子;口袋。岑参《送祁乐归河东》:“前月还长安,囊中金已空。”橐:一种口袋。《诗.大雅.公刘》:“乃裹餱粮,于橐于囊。”特指钱袋。“国课早完……至乐”语出自朱伯庐治家格言,原文为“家门和顺虽饔飧(早饭、晚饭)不继亦有余欢,国课早完即囊橐无余自得其乐。”
⑤逋:欠,拖欠。柳宗元《零陵三亭记》:“逋租匿役,期月办理。”


孝父母。菽水承欢①,载诸曲礼;明发不寐②,著在诗篇。知孝当竭力,慎无忝③于所生,且莱之。彩④胡为,而戏由之;米⑤胡为,而负香之;枕⑥又胡为,而扇茅之;难⑦胡为而杀也。莫非念罔⑧极之恩,无忘循陔⑨之义。为人子者,各有父母,无不是的父母。唯惧奉养之或缺,孝养之或衰。凡我族内,务宜猛省。

①菽水承欢:豆和水。指清贫者供养父母的饮食。王夫之《石崖先生传略》:“归而谢绝人事,授生徒以佐菽水。”承欢:迎合他人的意思来取得欢快的心情。旧指侍奉父母,取得欢心。指虽然吃豆食,喝白水,侍奉父母尽孝道,也能取得父母的欢心。《礼记.檀公下》:“子路曰:‘伤哉贫也,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也!’孔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为孝。’”宋.陈亮《祭蔡行之母太公人文》:“夫君既没,整齐家道,母子相与为命,以致菽水之欢者,又数年于此矣。”
②明发不寐:明发:破晓,天色发亮。寐:睡觉。指通宵没有睡觉。《诗经.小雅.小宛》:“明发不寐,有怀二人。”汉.班超《东征赋》:“明发曙而不寐兮,心迟迟而有违。”
③忝:愧,辱,辱没。
④彩:彩色丝织品。《后汉书.安帝纪》:“食不兼味,衣无二彩。”泛指衣物。
⑤米:泛指食物。
⑥枕:枕块。古人居父母之丧,以土块作为枕头,表示极其哀痛。《仪礼.既夕礼》:“居倚庐,寝苫枕块。”   ⑦难:通“戁”,恭敬。《礼记.儒行》:“儒有居处齐难,其坐起恭敬。”
⑧罔:无。   ⑨循陔:指侍奉父母。赵翼《陔馀丛考.小引》:“以其为循陔时所辑,故名曰〈陔馀丛考〉。”

友兄弟。角弓之翩反,何其忍也;书室之同构,伊可怀也。诚以兄弟,雁序分行,情深同气,勿听妇言而伤骨肉,勿因赀①财而至参商②。怡有训,务敦③恭让之风,绰④为怀,共奏埙篪⑤之雅。吾族其共志之。
①赀:资财,钱财。《史记.司马相列传》:“以赀为郎,事孝景帝,为武骑常侍。非其好也。”②参商:参星和商星,不同时出现在天空,喻人彼此分离,不能会面。③敦:看重。④绰:宽,舒缓。邹阳《酒赋》:“哲王临国,绰以多暇。”⑤埙:古代一种用陶土烧成的吹奏乐器。篪:古代的一种竹管乐器,类似笛子。
和夫妇    敌体之间,反目胡能,正室如宾,方克①成家。故《易》云: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各有当尽之道,勿以嬉笑而荡检逾闲②,勿以狎怩③而启宠纳侮。斯闲④其家,其道得也。

①克:能够。《资治同鉴.汉献帝建安十三年》:“如其克谐,天下可定也。”
②荡检逾闲:指行为放荡,不守礼法。荡:毁坏,败坏;检、闲:都是法制、法度的意思。
③狎:亲近。又为态度亲近而不庄重。怩:亲近,亲昵。
④闲:治理。《易》云:“初九,闲有家,悔亡。”(初九,把伟大的家庭治理发好,悔恨就没有了。)


信朋友。比匪①之伤,故宜严戒,而全交之道,尤宜夙②诵。自古唯管鲍之相契,堪谱金兰③;任黎之相孚④,如同胶漆。至若张陈凶其终,肖朱隙其末,殊非久要不忘之道。故取友集益,务宜白首一心,勿见利忘义,反眼若不相识。我族其共勉之。
①比匪:比,亲近。《论语.里仁》:“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于比。”匪,行为不正的(人)。李朝威《柳毅传》:“不幸见辱于匪人。”
②夙:早,早晨。《墨子.非乐上》:“妇人夙兴夜寐,纺绩织絍。”
③契:投合。又指志趣投合的人。陶渊明《桃花源诗》:“愿言蹑轻风,高举寻吾契。”金兰,兰,兰谱,旧时结拜盟兄弟时互相交换的帖子,上面写着自己家族的谱系。
④孚:信用。


戒奸淫。自古男不逾①内,女不逾外,闺门之内,肃若朝廷,暗室之中,森然神见,良有以也。乃欲情魔障,色海迷津,操守不坚,致堕终身。故窗之纸可补,馆之奔可拒。诚以寡廉鲜耻,伤风败俗,莫此为甚。天道好还,捷如影响。凡我族内,可不勉自禁欤?

①逾:越,越过,超过。杜甫《石壕吏》:“老翁逾墙走,老妇出看门。”
戒盗窃。 劫同乡之库绢,明正其典,利微啇之,整银立害。其身能自立者,物非已有固一毫而莫取。第①恐②无廉耻之徒,每蹈③狗鼠之行,昼伏夜出,东探西窥。夫律例森然,能无凛凛?抑思仆拾钗而必返店,遗④银而必还,其不苟取,为何如也?凡我族内,勿见利而忘义,勿以暮夜为可欺。若有犯者,公同鸣,上究治。
①第:但。
②恐:恐怕,担心。《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欲予秦,秦城恐不可得。”
③蹈:践踏,踩。
④遗:遗失。

戒争讼。鹬蚌相持,兔犬共毙。故夫以一事之拂逆,遂起争端,不唯无容人之量,而耗资破产,并非惜福之人矣。至若挟利口以为能,工刀笔以为业,逞伎
①公廷,唆弄是非,大累阴德,尤可不必。凡我族内,当切戒之。

①伎,技艺。王安石《赠陈君景初》:“昔闻今则信,绝伎世尝有。”

戒赌博。败家之道不一,赌为甚。喝雉呼卢①,荒时废日;倾囊孤注,荡产破家。故周礼有游惰之罚,诚欲禁人为非;洪武有逍遥之牢,无非望人为善。不然三三五五,好赌成群,上辱祖宗,下害妻孥②。生我之亲以我为不孝,我生之子嗤我为无良,可不为寒心欤?凡我族内,当切戒之。

①呼卢喝雉:指赌博。呼卢:赌博名,如同掷色子,也名樗蒲,削木为子,一副五子,子两面,一面涂黑,上画牛犊;一面涂白,上画野鸡。如五子都现黑,则名卢,为最高之采。掷子时大声呼喊期得全黑,故名呼卢。喝:大声喊叫。雉:野鸡。陆游《风顺舟行甚疾戏书》:“呼卢喝雉连暮夜,击兔伐狐穷岁年。”
②孥:儿女。杜甫《羌村》:“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又为妻子儿女的统称。韩愈《祭十二郎文》:“请归取其孥。”


戒酗酒。退席却避,称父戒以婉拒;得诗制限,全母意以无忧。知戈矛伏于杯卮①,鸩②毒即在酩酊③。故诗有反耻之警,书著禁饮之罚。谨劝吾族勿蹈濡首之弊,当思不过三爵之义。若有犯者,众共呵之为不祥。
①卮(音知):古代一种盛酒器。泛指酒杯。
②鸩:一种毒鸟,用它的羽毛泡的酒能毒死人。鸩酒即毒酒。
③酩酊:大醉。《晋书.山简传》:“山公出何许?往至高阳池。日夕倒载归,酩酊无所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yuanscn 发表于 2018-1-9 12: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版《袁氏家约》解读
(一)勤俭为居家之本,男当勤耕,女当勤织。士农工商,各尽其业。不得游手好闲,荒时废日。宾①婚丧嫁,服食器用,樽节②制用,以俭朴为主,不得勉强徇俗,竞尚奢华。不然浪费既多,渐至困穷,嗟何及乎?
①宾:接待宾客。《书.舜典》:“宾于四门,四门穆穆”。   ②樽节:“樽”通“撙”。撙节,控制、克制之意。《礼记.曲礼上》:“君子恭敬撙节,退让以明礼”。特指节约、节省。《新唐书.柳公绰传》:“遭岁恶,撙节用度,辍宴饮,衣食与士卒均。”

(二)世家之称,不外礼义,唯读书然后能明。故无论家计之贫富,子弟之贤不肖,功名之成不成,书决不可不读。能读则子弟自循有礼,不敢妄行妄动。不然胸无点墨,举止轻儇③,未免见笑于方家也。
         ③儇:音“宣”,轻佻;巧佞。《楚辞.九章.惜诵》:“忘儇媚以背众兮,待明君其知之。”
(三)人心为一身之主,各有良心,切不可坏了此心。能存此心,以合天理,无所为而不善,则制行高而品由我立。若不能存,将罔顾廉耻,凡违心害理之事,无所不至。有志者,当如是耶?
(四)宗族为一脉所自来,虽居别房,分根源有自。当念血脉之相关,痌瘝④一体,尊当敬,幼当慈,患难扶持,过失相规,富贫亲疏,休存已见,长弱众寡,莫生嫌忌。
④痌瘝(音通关):痌是痛的意思;瘝是病之意。

(五)祖宗之丘墓,当及时祭扫,不独防失落也。而崩塌、盗葬、牉⑤冢之弊,皆不可不为之虑。第祖骨所栖之地,先年未有不出自己业者。迨⑥历世既久,子孙或卖或兑,其契内亦有载未载明者。在山主固不宜以山抹坟,视他人之祖如已祖。我族内除祖遗山场与接置未卖之外,亦不得以坟霸山,越占越砍,只以周围禁步为界可也。
⑤牉(音判):一物中分为二。《楚辞.九章.惜诵》:“背膺牉以交痛兮,心郁结而纡轸。”    ⑥迨:至,及。 柳宗元《三戒序》:“出技以怒强,窃时以肆暴,然卒迨于祸。”

【袁堂栋-渝巫山(1297739916) 】2018-1-7 10:14: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ALALALA1 发表于 2018-1-27 06:39:23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有麻城姓袁的三房的家谱,有把三房所有姓袁的名单都发过来,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