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妈在,儿不敢老(抒情散文)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18-1-12 11: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袁资友

    2018年元旦,有个远房亲戚办孙子12岁生日宴。安排了家人去应酬,我乘坐公交车回到乡下,因为那里有母亲在。这天虽然不是王维笔下的九月九日登山思乡之日,但至少母亲必然是满怀“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期待。
    最近喜欢听陆树铭唱的《一壶老酒》,歌中唱道:
喝一壶老酒 让我回回头
回头啊望见 妈妈的泪在流
每一次我离家走
妈妈送儿出家门口
每一回我离家走
一步三回头
……
喝上这壶老酒啊 让我回回头
回头啊望见 妈妈你还招手
......


    母亲1935年生现在已经80多岁了。说好了等我回家了再弄菜做饭,可每次我回来时,母亲已经把菜收拾好了,我只是洗一下,然后下厨掌勺。我平时并不多做饭,所以母亲就站在旁边,交待我放油放盐,撒胡椒面或豆瓣酱之类的。母亲身体一向很好,只到前几年我才给她备了一根拐杖,出行时有个帮衬。自打小,我就有帮母亲做家务的习惯。从小没有灶台高,母亲就交待搭上椅子,朝八张大锅里兑几瓢水,灶膛里烧起火,把米里谷捻出来喂养鸡,然后用簸箕把糠灰簸出来,最后慢溜溜地把米抖到盆里,最后簸箕里剩下的就是米嘴,据说,这东西不弄干净人吃了要得盲肠炎的。那时候没有精米,米缸里都是糙米,谷壳、谷嘴和稗子都多,所以煮饭前要进行清理。那时候盐也是大颗粒的,食用之前要进行细化。母亲就叫我去邻居家借来兑嘴和兑窝,把粗盐倒进兑窝里,用兑嘴冲碎。兑窝就是把粗木桩中间打个圆窝,能够放进谷或粗盐,甚至炒好的干椒放进去,用石头兑嘴朝兑窝里砸,把谷捣成米,把盐粒捣成雪花盐,把辣椒角捣成辣椒面。母亲是四川人,也擅长做泡菜、腌菜和燻菜,我就帮着先烧一锅开水,等开水冷下来后放2斤盐,把要泡的菜清水洗净,凉干水气,朝泡菜缸里一丢,密封缸口,新水得一星期开缸,陈水只要三天便可吃泡菜了。可泡的菜挺多:白菜萝卜、黄瓜苦瓜、豇豆梅豆等等。除此之外,母亲还经常叫和她一起抬粪桶浇菜,母亲挑不动,我也单挑不动,就“两个和尚抬水”浇地,茅坑大粪、洋凼肥水、清水,都能派上用场。那些日子,我估计也就十一二岁吧,因为我十六七岁上高中就不在家里了。

    这次回家是必须的。因为大哥大嫂砌活到邻县去了,母亲一个人在家已经有半个月了。姊妹们都陆续搬到大城市去居住了,相对我还算离的近的。母亲说天干的时间长了,菜地变硬了,她已经没办法把菜弄出地面了。我试了试,菜地地表还真是起了一层壳,如果硬拨则会把菜弄断,用小铲竟然轻易铲不进土里。我使了很大的劲,才把胡萝卜挖出十多个大的。蒜苗长的密,又要照顾不伤到其它的,也颇费周遭。再就是小白菜比较娇嫩,用小铲挖松再拨,一个小时左右,母亲就装满了围裙。母亲说,这几样青菜足可以管十天了,据说元月3号就开始要下大雪了。找出小剪子,我和母亲一个剪菜根,一个打黄叶,很快就收拾停当。

    每次来的时候和走的时候,母亲总是要站到楼上的窗口处拉开玻璃,说再见、不停地挥手、目送我离开。《袁氏家谱网》微信群里宗亲说我孝道做的好,其实我心里知道,当别人都在忙大事的时候,我做的是最不起眼的小事。我只能说,母亲在,儿不敢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袁冠烛 发表于 2018-1-13 23: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在,儿不敢老!说得真好!做得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袁玉刚 发表于 2018-1-14 10: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善孝为先,好美的文字。大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