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袁氏清公去陕南、鄂西北地区寻亲总结报告

[复制链接]
袁冠烛 发表于 2018-1-13 22: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冠烛 于 2018-1-18 20:17 编辑

袁氏清公去陕南、鄂西北地区寻亲总结报告
清公石榴田庄  袁达育

各位宗亲、族长(会长)、庄长、族人代表:你们好!

家族,自百家姓问世以来,每个姓氏都有历史文研、源脉传承、祖根找寻,亲情交流的情感象征和文史传统的里程碑!从袁氏开山鼻祖袁涛涂相传以来,袁氏在中国的研究和宗谱族志的撰编起到了寻源找根的发展和历史性的传承意义。为此,我们袁氏清公裔孙这次自发组织以袁达育、袁达才(石榴田庄)、袁观训(黄田畈庄)、袁太金(大石庄)为组团寻亲。


一、承受压力,坚持寻亲


多少年来,由于历史朝代的战乱和几次大规模搬迁,我们袁氏清公后裔各庄由多支迁往陕南地区的镇安县、柞水县和山阳县等县市以及鄂西北的竹山县、竹溪县、郧县、郧西县、房县等县市落户居住。由于年代的长久、地名的更改、地区界线的划分、拆迁等原因造成没有任何联系、宗谱无法续修,造成了亲人长期失散失联。所以我们这辈人有责任、有义务去寻找。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对我们寻亲的说法不一,理解不同,有的人说寻亲团想收过年费了,有的说寻亲团吃多了饭没事干了想出去玩玩,有的说这么多年没找亲也过来了,有的说自己兄弟都不和睦还找什么亲人啊?有的说我房头没有迁去陕西的我不出钱,有的还说他们不来寻根我们去找什么亲啊!众说纷纭。不管怎么说,我们寻亲团的寻亲理念是:“无论是寻亲也好,寻根也罢,我们的宗旨是每个袁姓子孙都有义务和责任筑建寻亲平台,为失散的亲人牵线搭桥,让失散失联多少年来的亲人们《认祖归宗》,实现袁氏一家亲的夙愿和梦想!”


二、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次寻亲之路虽然取得了比较圆满的成功,不只是寻亲团的团结、奉献、努力、辛苦和坚持,更离不开我们的亲人袁观博、袁达魁、袁智富、袁波、袁群、袁太国、朱纯芝等位宗亲的盛情款待和大力支持。在他们的引领和帮助下,寻亲团踏遍千山万岭,访问了数以百计的袁氏宗亲,坚持九个日日夜夜的艰难找寻,除了全公亲人招待外,我们每天只吃一餐面,住宿也是最便宜的旅馆。经过我们努力找寻,得到了初步的预期效果,为袁氏清公的寻亲之路建起了前站!这次自愿组织寻亲团寻亲之举得到了陕南、鄂西北地区失散多年亲人的点赞和支持,起码他们现在都知道他们的祖根在我们这里,再也不会说他们是从山西大槐树迁来的。他们对我们这次寻亲义举很感动,他们说:“终于盼望你们来了,这些年来我们都象无头苍蝇不知道自己的家是那里?今天见到您们,我们真的很高兴!很开心!”说心里话,我们也为我们能走出这一步而感到非常自豪!特别是全公迁居郧县的袁智富、袁波叔侄两给以最大的援助。全公的袁智富是郧阳区开发区政府公务员,始终开车带我们寻找袁姓亲人,吃饭住店全包,为帮我们寻亲上班早退被通知记大过一次,但他还是带着我们去找。他最感人的一句话是:“不管你们是来找清公还是全公的,我们都是袁氏一家人!”他侄子袁波还资助了寻亲团200元钱。


三、不畏艰险,只为寻亲


我们一行三人于农历丁酉年十一月初六(公元2017年12月23日)早上八点从老家通山出发,下午五点多到十堰市联系到宗亲袁智富(郧县茶店镇大岭山村11组人,任职十堰市郧阳区经济开发区政府工作,由他接待我们在酒店吃好晚饭后,我们连夜开车赶往竹山县下旅馆,已经是半夜了。初七上午由宗亲袁群(竹山县溢水镇麻家渡人),带领我们一行找到当地袁氏宗亲寻问,经查看民国老宗谱证实,此湾一支系全公再梅公房后裔。袁群在酒店招待我们后,继续开车赶往陕西镇安县的宗亲袁达魁(镇安县永乐街道办王家坪社区三组,属全公支系,帮俊、帮杰公一房)家与袁达才(乌岩石榴田庄)、袁观博(镇安县人,西安做生意)会合,吃住在袁达魁家。初八上午由袁达魁、袁观博带领寻亲团四人去双庙沟乡(现改庙沟镇)寻亲,在九岭十八寨的山腰里找到了第一支清公石榴田庄的启雄公房(光文→高伟→见宽、见定、见安、见义→太富→平江、平海→达华、达坤)的亲人袁平江(镇安县庙沟镇三联村八组人,儿子淑华)。当时达才跑到山顶听说找到了激动得流出了眼泪。接着赶往柴坪镇寻问了多个袁姓,袁观训把车开到山腰上不去了,车轮都冒烟了,只有徒步攀爬经过几个山头终于找到第二个清公大石庄的洪焕公房(光长、光幼、光序→高魁→见哲→太顺→平发→达青、达强→观辉)的亲人袁平发(镇安县柴坪镇松柏村五组,儿子达青)。当打听到另外一山头有一支十户,找到袁知友、知义(柴坪镇松柏村金虎沟人)问时,他们曾被骗,交过钱而没修谱,对我们怎么说也不信任,不配合,我们只好走了。这时袁观博女儿生病了,他只好连夜赶往西安了。我们连夜开车赶往栗扎镇长春大队找到一支全公的,他们已经来阳新县修过谱了。于是又连夜赶往镇安县城,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一天都没吃饭。忙着吃点下旅馆。我们都是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寻找,发现全公有两支,清公已找到两支,但有很多找不到人,原因有:一、都是一户一户散居在半山或山顶上;二、是地名有的更改,地区行政划分,邻县或邻镇的划分到他区;三、是有迁走的;四、是由于多年没有续谱无依据或没有知情老人过问了解;所以我们只能逐个寻问那个地方有姓袁的,按照谱的地名找没有进展。既然来了每个地方都要走到,这就是这次来寻亲的目的。陕西的都是大山相连,居住零散,地名复杂改动,个别亲人不配合。初九晚上赶到柞水县,第二天上午问了几支袁姓都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下午按谱的地址找到营盘镇沙沟七里沟没有找到亲人,袁达育、袁达才又开车前往沙沟小七里沟一打听又说没有姓袁的住那,返回时在一转湾与一辆摩托车碰车了,车胎也扎破了,和解了大半天,赔偿些损失才算完事。在天黑时又赶往营盘镇朱家湾村二组找到了袁平兴,还有其兄弟袁平德、平志、平顺等,证实了是全公支系。于是又连夜从高低不平的山路赶到山阳县,已经是半夜了,此时一天还只吃一个梨子。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吃饭,听说那里有姓袁的就立马去核实。还有石榴田庄的袁达才,搁下西安手中的生意,开着车日夜带我们寻亲,当找到第一支清公亲人时激动得流泪了,这种血浓如水的亲情体现真的让我们很感动,油费自己加,费用自己出。还有资助。黄田畈的袁观训也是开着车子千里迢迢去寻亲。大石庄袁太金在外打工的回来参加寻亲,误工费不少于四千余元。石榴田的袁达育组织寻亲团寻亲,自己先筹借资金垫付费用。总之寻亲团排除万难,积极寻亲,为清公寻亲问祖树立了丰碑!能让我们寻亲团不怕吃苦的精神支柱还是乡亲们解襄相助、无私奉献的给力和亲人们的帮助和在微信上点赞给我们以鼓励。每当我们找到一支亲人时,他们很激动地说:“寻亲团,你们辛苦了!”面对一句句关切的话语我们越发有找到亲人的渴望!因为我们辛苦点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要弄清楚我们迁往陕西居住的亲人的来龙去脉,为把袁氏历史文化的研究传承下去作贡献!十一日,在山阳县南宽坪镇我们整整跑了一天,翻过了一座座山头,绕过了一道道峡谷,在零散的村庄里询问,终于找到有袁贺一家亲的下落,有姓袁和姓贺的两支,当我们去山上找贺姓证实的时候,他们说家里发火把谱全烧了,又没有这个知情人能说出来龙去脉。不过肯定这支袁贺一家亲的应该说是清公的,有待茶岭庄、白果庄和竹坑庄去搞清楚了。这支袁姓的和白果庄的地址和辈分是吻合的,因为我们是从南宽坪镇找到袁太国(山阳县南宽坪镇老林村柳树垭组人)的,但袁贺一家亲的关系又与竹坑庄有联系。贺家是在莲花,有个贺达高,听袁太国的侄女(是政府公务员)说:贺姓在商州市有很多当官的,我当时说:我们是来找亲人的,不是来找官的,寻亲团一至赞同。十二日去西安跑了一天,由石榴田袁达才招待的,没找到什么人,连夜返回十堰市郧阳区,又得到宗亲袁智富的款待和安顿,晚上在微信里又得到了镇安县柴坪镇朱纯芝的消息,她说:今天才听说你们是专门来寻亲的,我们不知道,所以赶紧通过你们已找到的袁达青加你们的微信。只听老辈子说我们是湖北上陕西的。我是镇安县柴坪镇余师村袁修进的老婆,我们有七八户袁姓的,辈分是光高见太平,达观知修慎,在余师村受灾后搬到柴坪镇上街头的,离镇政府很近。还提供一个镇安县木王镇有个村庄全姓袁,袁达啥的,多。因为我们这时已经离开了陕南来鄂西了,就只有请她帮忙查找一下了,朱纯芝说:“在你们的带动下,我们会义不容辞,你们寻亲团能这么大老远的来寻亲,真正做到了我们袁氏清公一脉几百年来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真是大不容易了!我们帮忙继续寻找更是应该的,跟你们比又算得了什么呢?”这就是亲情之声!肺腑之言啊!次日有袁智富开车带我们去山上转了一天,找到两支全公的。一支是十堰市郧阳区叶大乡龙潭二组袁太礼,另一支是十堰市张湾区柏林镇鲍花村二组袁观会。十四日上午寻亲团打道回府,晚上九点才到通山。


四、对陕南、鄂西北的宗亲提出了建议和要求


我建议成立两个袁氏全清二公分会,陕南地区由镇安县的袁达魁任会长,袁观博、袁太国、朱纯芝任会员;袁达魁说他会选出比他更有能力的人当会长,把这件事情办好的。鄂西北地区由袁智富任会长,竹山的袁群任副会长。袁智富说他会组织人落实摸排,并做好下届宗谱续修的衔接工作。你们的具体工作有两大点,一,把周边地区的袁姓查找一遍,找出更多的全清公二公的亲人,查看宗谱,询问知情人,看辈字是否符合全清二公的;二,是在查找的同时通知他们登记好自家的世系,为下届续谱打好基础。真正的后续工作还要全靠你们外迁的亲人们去相互了解、相互沟通、相互联系、相互配合而取得更大的成功!
      
五、本次寻亲个人资助寻亲团的名单


全、清公的叔侄们:你们这次对寻亲的解囊相助、无私奉献!我们表示衷心感谢!对这次寻亲,我会申请载入宗谱,因为这是我们清公第一次组织寻亲,具有历史意义和为寻亲建立了前站!

1.本次资助寻亲的有:
        袁达荣(启治庄)200元、袁平刚(下袁庄)200元、袁知法(下袁庄)200元、
        袁 波(郧县茶店镇全公)200元、袁太义(白果庄)1000元、袁达才(石榴田庄)1000元、
        袁伟生(石榴田庄)500元、袁达生(石榴田庄)500元、袁达勇(石榴田庄)500元、
        袁少成(石榴田庄)300元、袁安民(石榴田庄)300、袁观璋(石榴田庄)200元、
        袁湘波(石榴田庄)200元、袁平柏(大石庄)500元。

2.我们还有的庄收不到钱,都是本庄的有志之士资助和寻亲团自己支付的。

2018年1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袁冠烛 发表于 2018-1-18 20: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千里寻亲的精神,真是值得我们学习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