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寻祖记

[复制链接]
袁同宇 发表于 2018-4-13 09:47:17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祖记…2
2017.06.23 伏波老妖〈宇)

2015年初,我又踏上回老家(信阳三湾)的寻祖之路,清明节后不久,長辈袁世广带我去中湾和上湾。中湾是我们的老庄,确切地说三百三十年前中湾和下湾是一家。有生以来第一次回老庄,亲切感、好奇感、陌生感,多感内心迸发…
由长辈介绍,我认识了中湾的同山、同威,他俩都不到六十岁(比我小十岁左右),一家人见面,不认人认辈字,哥啊弟啊爹啊侄儿地喊起来,显得特别亲切。亲热之后,我把印好的族谱交给他们,希望他们把谱中错误处收集好。中湾历史悠久,祖碑祖牌懿纸本啊这些资料很珍贵,一定找找保存好,说到这,同威就说:我父亲的菜园旁就有一块,是我家的祖碑,放那几十年了。不知咋的,祖碑对我有特别的诱惑力,我对祖碑有特别的兴趣,立马直奔同威父亲袁世全家菜园。
拨开杂草,一块石碑躺在菜园边的草丛里,擦洗后,祖碑上的字大部分清晰可辨:

这块祖碑的意义在于:1,碑中间刻有"纪世同来書香遠  大庭章成本到宣"
三湾袁氏正在共同使用的十四字辈,加上碑名"渊遠流長",证明三湾袁氏同出一脉,而且渊遠流長。
2,提供了袁奉修、袁奉浦兄弟两支上下五代人的世系关系,可纠正族谱中的错误排序和名字的错写。“忠”字辈四人排序是忠富、林、有、宝,
"文"字辈是文献、金、润、玉、学、泽、举、运,“立”字辈类推…为正确排序提供了依据。
3,袁母郑氏应是中湾"景(金、占)"字辈人的配偶,生活在乾隆年间,为向上追寻提供了条件。
这里须交待几句十四字辈最后一字"宣"字就是依此碑为据最终确定。
是"先、鲜、宣"经过四次反复改來改去的过程:家谱奠基人袁同山草稿中是"鲜",我小时清楚记得是"先",就改为先,后又电话问下湾长辈袁继根等人又说是"鲜"艳的鲜,二改为鲜,后又电话联系上在教育机关工作的长辈袁世久,说应该是"先",小时侯在一块祖碑上见过,而且几个人都见过,为此,他还专门回老家寻找那块碑,可惜找不着了,我又三改为先字,就在即将印谱前夕,中湾亲人发现一块碑上有14字辈,我特意追问最后一字是先还是鲜,他们说是宣传的宣,第四次改为"宣",征求下湾几个长者意见,均认为应"依碑为准”。音同字异,不管那个字只要大家认同即可,请看中湾祖碑辈字第一个纪字就与下湾用的"继"也是音同字异,並未影响三湾的共识!

下图是中湾袁世林家存懿纸本中的几页照片,供亲们参阅:

2015年,中湾亲袁同威电话说,有块最早祖宗的碑丢在杜岗附近一口圹里,不知还在不在。我说,要是最早的祖碑应该是始迁祖袁士泰,一定想法捞上来,这对研究三湾历史有重要意义。同威很快找了几个村人到那口圹把碑找到捞上来,可惜一个字都没有了,令大家失望更令我失望,也难怪,始迁祖住杜岗至今400多年了,历史的风风雨雨长期侵蚀,能畄下字的少之又少。
后来又听同山弟说,又发现一块碑,字也不多了,又丢在塘里了。还说袁世林家有比较早的懿纸本,袁世尚家保存的有祖宗牌子…听到这些消息,我都非常兴奋,我一直都相信中湾历史悠久,人又多,一定有很多的资料等着我们去发掘,去寻找…

2016年清明节后,我找到刘集北边的徐湾找到了袁世林二爹家,见到了两本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懿纸本,虽然时间不长,顺序较乱,但内容还是不少
。我第一次看到袁明仁伯祖的名字,第一次从懿纸本上看到明字辈之字辈直到现在人的名字,这对理清中湾袁氏祖上关系有一定参考价值。

下边视频图片是2017年清明节三湾袁去杜岗祭祖后,我找到同山、来义、根双等人从圹里捞祖碑的实况,碑上的文字与懿纸本中的人名有互相印证补充的作用。

这是中湾袁氏七世祖袁金绶的墓碑,碑主人与袁母郑氏生活在同一年代即清朝乾隆年间,距今约260年。此祖在袁世林家懿纸本中也记载着,名为"袁金寿,配偶李氏",寿与绶同音,懿子本是据口传书写而成,口传有误,以碑为准,应为"袁金绶"。曾孙袁德有、德三为其立碑,德有、德三的名字也在上述懿纸本中,且与中湾文字辈同辈,碑上注明是金绶公曾孫正好也是与中湾文字辈相同,碑和懿纸本是一致的。这说明"文"和"德"都是中湾的同一辈人,为十世祖,与上湾的“德”字辈不是同辈,这是一个新发现,需要说明。德三(懿纸上为山)德友还有德富应是亲兄弟,德有为长德三为次德富为三,后人在哪儿,族谱中没体现,需要进步核实,中湾亲特别是年长者更有这个责任。

上面三张图片是中湾袁世尚、袁世纯、袁同海家保存和供奉的祖宗牌位,共12块,每块分主牌和面牌,主牌抱面牌,面牌刻有神主名字和供奉人名字,主牌又刻有神主生卒年月日时,某种意义讲:每块牌就相当于一块碑!12块牌主人生活在清朝乾隆时代至光绪朝代。最早的神牌刻于公元1849年,距今168年,历经太平天国运动、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义和团运动、清朝灭亡、军伐混战、国共战争还有饥荒、瘟疫以及新中国的土改、反右、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等运动,神牌得以完好保存,谁能不说是奇迹!谁能否认神牌的后人那颗敬仰祖宗的赤胆忠心?谁又不敬佩他们?

这神主牌位,我是第一次见到,据保管者介绍,做牌选木很讲究:主牌要用槐木,内边上刻有槽,面牌要钳入主牌被主牌抱住,面牌要用梓木,两牌相抱坐入底座,底座要选栗木。这叫"槐包梓座为栗",翻译过来就是"怀抱子脚登立",大喜大利。
神牌做好刻好字后,神主的"主"字上边一点空着,专门请人用毛笔沾朱砂
点上那一点(红点),这叫"点主"。
"点主"也有讲究:要请外姓人,60岁以上,夫妇全,子女全的,少一个条件都不行。
这算不算民俗?算不算文化遗产?算不算文物?请各位亲详看下边内容再作判断。

上面两图是袁奉珠的神牌,奉珠公排行第二,生于公元1772年卒于1849年享年77岁。从前面袁母郑氏碑上知道奉修奉浦是胞弟兄,奉修为長奉浦为次,在加上后面祖牌奉珠子中道排行第一,可推知奉珠比奉修奉浦都长,那么奉字辈四人(可能不止四人)排行第一的是谁?是迁到上湾的奉德?奉德公的后人袁来友已经当了老太(远字辈是其曾孙)是三湾袁氏各支中走得最远的一支,可否认为奉德公排行第一?有待中湾和上湾亲们去探讨…
在看下张神牌是奉珠公元配邱老孺人,生于1773年卒于1856年,享年83岁。

下面依次是奉珠子中道(行一)及配偶,中道长子文科及元配侧室,次子文秀及配偶和子立山之神牌;奉浦子中富(行二)及配偶的神牌,这里不作细述,请亲们细读分析。

2017年清明后,我两次去中湾五次去下湾寻祖求证,听的看的抄的照的资料不少,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年纪又大,整理起来很吃力,有时自己就患糊涂,弄不清世系关系和人名,错误处不少,请亲们修正。
在大家共同努力下,虽然收集到不少资料和证据,但距纠错补漏修谱所需要的资料相差很多,比如,三湾袁氏一世至四世祖共六人,除明德公的碑已看到,共他五人的碑或牌或纸都未见踪影,至使明仁明诚两支的后人有3~5代世系无法正确连接,上湾袁庄虽然历史不长(约220年),但也有2~3代人不知名字,无法连接世系,无法知道他们的生卒年月日时,这是谱中最大的缺陷和不足。因此,寻祖求证的路还很长,需要三湾袁氏共同努力,继续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