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打工遇食记(袁修国)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18-7-20 21:56:01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工遇食记》

          陕西旬阳 袁修国

         在北京打工,平时吃饭,他们的习惯是蔬菜生吃。生菜,芹菜,黄瓜,大葱,各种青菜……几乎是没有不能蘸酱生吃的。我从家里来到干燥的北方,怕上火,也跟着学着吃。他们还有一个习惯是,米饭,还是稀饭,还是面条,都要用冷水过一下,再吃。我一怕拉肚子,二怕凉水里有虫,不敢去学。
          到云南了,过桥米线没吃着,鸡枞,松茸也没见着。老板是福建人。一天三顿是大米,好在每顿的菜基本不重样。还有一个特点,是汤。每餐必有一大盆汤,一只长把大铁勺,放在圆盘桌中心。我敢说福建人的汤,是最好的。口味清淡,原汁原味,好像除了放盐,没感觉到有别的调味料。比起老家汤的滋味浓重,福建的汤入口清爽,却能回味悠长,百喝不厌。
         同北京的没有蔬菜不能生吃的习惯一样,感觉福建人是没有不能做汤的材料。紫菜,蛋花,排骨,黄瓜,萝卜,冬瓜,豆腐,平时很有吃腻的意思,在他们手里做出来的汤,很是清淡,却喝着很有回味。
          四川、贵州、湖南,离了辣椒过不了日子。不过,我打工,见过几个有严重胃病的,却也是四川人。福建的菜,口味极轻,没有重口味的东西。但同时我有不完整的发现,别处的老板胖子多,福建的老板,瘦的多。
         福建人没有滋味浓重的东西,生活不是少了一味?很替他们可惜。但今天发现,有一种东西,弥补了这个能创造极度刺激效果的空缺-芥末。看他们用调味料蘸木耳生吃,我的兴致也来了,跃跃欲试。结果是一不小心,误吃了芥末,那感觉是无法形容的。一股辛辣之气,火药爆炸一样,快速冲过鼻腔,直冲头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眼泪俱下。
         然而,这阵子过去了,我又想,哪天了,再试试这芥末的味道?
袁修国一一陕西旬阳人,祖籍湖北阳新,全公后裔,研究食用菌多年,是食用菌种植专业技术人才。

                                         2018.7.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