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睢阳尚书袁氏家族声讨台独分子“去中国化”

[复制链接]
汗青 发表于 2007-2-2 03: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睢阳尚书袁氏家族声讨台独分子“去中国化”  睢阳尚书袁氏家族是河南省商丘市的一个望族,其族居地在河南省睢县一带,其先人曾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该族在明代末期出过一个名叫袁可立的兵部尚书,天启二年出任过登州巡抚,统筹指挥沿海一带的明清战争,诱降过努尔哈赤的女婿刘爱塔,以战功赫赫受到天启和崇祯两朝皇帝的嘉奖。袁可立于明天启四年所作的《观海市诗》成为千古不朽的名篇,至今尤存在山东蓬莱阁上,为海天增色。  按尚起兴《商丘史话》所载,明天启中,倭寇侵入琉球群岛(今所谓冲绳即在此地),明皇帝派袁可立出征御敌。出海途中突遇狂风恶浪,意念中受吕洞宾点化保佑化险为夷,一仗取胜。袁可立致仕归里后在睢州(今睢县)建袁家山(吕祖庙)祭祀,现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道藏辑要》所记最详。《明兵部尚书袁可立传》为明末著名爱国主义学者黄道周撰文,见载于《台湾文献丛刊》。其子袁枢,字伯应,号环中,官至河南参政,为明末著名书画及收藏鉴赏家。 钱谦益曾盛赞其“负文武大略,博雅好古,登高能赋”。山水画工巧,家富收藏。为华亭董其昌、孟津王铎所推重。张庚《国朝画征录》卷首为之列传。赵震元更称其为“一代巨公,三吴妙品”。  据尚书袁氏家族年长者所讲,由于历史原因袁氏先人文物流散海外者颇多,其中尤以台湾地区为最。袁枢藏品仅见诸史册有据可查的国宝级名书画就有十数幅之多。其中董源《潇湘图》、南宋拓本《松桂堂帖》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夏山图》藏上海博物馆。宋《淳化阁帖》2003年上海博物馆以450万美元从美国回购。董其昌《疏林远岫图》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王铎《赠袁枢诗册》藏美国杨思胜处,王铎《雪景竹石图》藏山东济南市博物馆。而巨然《萧翼赚兰亭图》、《层岩丛树图》、《秋山图》、王维《山阴图》四幅则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这些书画皆是原北京故宫南迁过去的文物,正所谓故宫馆藏国宝“从此分两地”。袁氏曾有故去的先人因看不到祖先文物隔海归一而留下死不暝目的终生遗撼。这种血浓于水的历史渊源,不是哪一个人或哪一个党派的一己私念所能改变的。  在得知陈水扁一小撮人将台湾故宫文物来源进行所谓的删除“宝物来自北平故宫与中央博物院”之说后,袁氏家族父老纷纷相传,召开理事会议,声讨陈水扁等人掩耳盗铃的无耻举动。年近七旬的袁氏家族理事长袁德魁慷慨陈词道:血写的历史能是文字所能删除得了的吗?台独分子们利用一时的强权可以修改故宫博物院条例,可以删除“宝物来自北平故宫与中央博物院”等文字,但他们去不掉台湾故宫名画《萧翼赚兰亭图》中“袁枢之印”、《层岩丛树图》中“袁枢收藏印记”的款印,更去不掉该图上河南洛阳人王铎为袁氏先人袁枢藏品所作的跋语。  笔者注意到,现藏于台湾故宫中的这些袁氏先人藏品,实际上早已赫然载入《睢阳尚书袁氏家谱·文物卷》中。其中在《淳化阁法帖》一节中就这样意味深长地写道:“枢祖藏品甚富,尤以董源、巨然作品为最。…前世茫茫不可知,尽家藏品散落天涯,虽泣血顿首莫可追叙”。这种血浓于水的历史厚重感的陈述,其本身就是对台独分子企图割裂台海两岸中国文化脐带关系的无声控诉,这种控诉也并非偶然和一时的激动,而是一个民族与生俱有的对抗分裂和异化的自身免疫力。陈水扁律师激怒的不是哪一个姓氏和哪一个家族,而是整个中华民族,这种做法的结局也只能是欲盖弥彰和无耻的败亡,而这种败亡的命运也不是哪一个靠山多卖给他几门小炮所能改变得了的。因为这正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那就是“人神共愤”。 睢阳尚书袁氏家族理事会表示,他们会通过程序上书中国政府,审议中国台湾地区部分当权人士的轻狂举动是否违反《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的相关条款,以维护台湾故宫中袁氏先人藏品历史传递的完整性与名誉权,既然你删除了“宝物来自北平故宫与中央博物院”的说法,那就请你陈水扁律师重新解释一下“宝物”的来源吧。         (文  汗青 yhq85092@163.com 13213002820 2007年2月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2-2 10: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汗青的《睢阳尚书袁氏家族声讨台独分子“去...

汗青的《睢阳尚书袁氏家族声讨台独分子“去中国化”》以事实为例,将袁氏文化研究引申到反台独的政治高度,真是绝妙之笔,也充分体现了我袁氏族人的爱国之心。睢阳尚书袁氏族人的爱国行动、爱国之心今人钦佩,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audio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