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骆宝善评点袁世凯函牍

[复制链接]
资友 发表于 2007-6-13 11: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骆宝善评点袁世凯函牍

  前言

  近百年来,袁世凯是国人最熟知的反面历史人物之一。而且,对其人其事的论定,从史籍到小说家言,还有着颇为一致的成说和共识。
  早在袁世凯生前,人们就论定他“不学有术"。他既无中学根柢,又乏西学素养;既无深厚家学渊源,又无文治武功的殊勋做资本,以一介不文不武的世家子弟,脱颖而出,超迈了前辈和同辈而权倾朝野,而位极人臣,而举国一致尊为共和国大总统,而登大宝称皇帝。先以内阁总理大臣的身份背叛了大清王朝,再以大总统身份背叛了共和国。十九、二十世纪之交的二十年间的一个政坛枭强。而在其身后,中国的社会形态、政治形态、观念形态,所有的价值取向都在迅速改变,各种社会势力都不认同袁世凯,从而根据自己的需要而对其人其事做出不同的介说,那是自然而且完全可以理解的。
  然而,历史之树之所以长青,永远保持其深邃的诱人魅力,长荣不枯,就在于真实。真实是历史的基石。失去真实的史实,一切成说、定论,乃至准则,只能是无根的造虚,都是不能持久的。所以,无论是以治史为职业,或是借历史求知,都应该力求使自己的认识接近史实。即使对于“反面”人物以及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不能例外。
  现在,袁世凯时代已经过去了近一个世纪,那些影响人们进行客观历史判断的政治因素和思想因素,开始逐渐淡去,经过第一手史料的广泛发掘和刊布,史学工作者的细心研究和缜密考辨,人们惊诧地发现,许多几乎已经成为国人常识的成说,竟然并无准确的史实依据。撷其要者,例如,慈禧太后戊戌政变的发动,并不是起于袁世凯的告密。又如,李鸿章辞世,并没有“环顾宇内,人才无出袁世凯之右者",保荐袁世凯继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这句名言的遗折或遗片。再如,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危难之际,清廷下诏重新起用袁世凯,袁世凯并没有乘机伙同徐世昌在洹上密谋,提出以攘夺清政府军政大权为中心内容的六项条件,要挟清廷,作为重新出山的筹码。而是颇为顺利地应诏拜折复出。他提出了八项要求,都是作为前线军事统帅所必须,而无涉及中央政权的内容。等等。
  我国悠久而发达的、优秀的史学传统,也有其弊病的一面。人治社会的传统,让史学过分张扬了维护道义和喻世的‘作用,对反面的人物及其所为之事,大都往往仅从其道德品质去追索,甚至有意无意之中,为揭其丑而夸大其恶。在鬼化其面貌之同时,却又神化了其能量。最终,既遮盖了其本来面貌,也妨碍了人们对其周围人物、所在社会的认识。袁世凯可谓典型一例。
  古往今来,反面人物都是客观存在的。对他们大张挞伐痛骂一通,并非难事。但要深刻揭示并批判这种存在,却非易易。
  袁世凯的传世遗文在千万字以上(当然,其所说并非全是真话),笔者撷取其鲜为人知的书牍约百件,略作引申评述,各自独立成篇,仅只偶有呼应,自然不能成为结构严谨的一本史书,但期体察其所处之环境,所受之背景,不臆断,不编造,不漫画,不美化,不鬼化,不神化,对其是非得失,不作隔阂肤廓之论,向读者历史地展示袁世凯一生各个时期的一些重要的不同侧面,则庶几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资友 发表于 2007-6-13 11: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目 录致二...




  目  录

致二姊函 光绪元年七月廿六日(1875年8月26日)……1
  评点:掌家的二姊是节孝女…………………………………1
致母亲函光绪三年(1877)秋………………………………………6
  评点:袁氏家族的兴衰………………………………………7
致二姊函 光绪三年九月廿六日(1877年1 1月1日) …………11
  评点:少年也是读书郎………………………………………15
致二姊函 光绪四年四月(1878年5月)前………………………19
  评点:光绪四年 人肉廿八文一斤…………………………20
致二姊函光绪四年五月(1878年6月) ……………………………23
  评点:尽瘁桑梓的叔父……·,……………………………25
致二姊函光绪八年二月初七日(1882年3月25日)…………………29
  评点:吴长庆的提携…………………………………………30
致三哥袁世廉函光绪八年二月初九日(1882年3月27日)…………33
  评点:终生一大憾事…………··:………………………34
致二姊函光绪八年三月十九日(1882年5月6日)…………………38
  评点:最担心五十八岁这道坎………………………………41
致母亲函光绪十年五月初一日(1884年5月25日)………………44
  评点:晚清的一场名骂………………………………………45
致二姊函 光绪十年六月廿五El(1884年8月15日)……………48
  评点:厚仪送恩人……………………………………………50
禀叔父袁保龄函 光绪十年十月十八日(1884年12月5日) ……52
  评点:乃叔教导的一手高招…………………………………53
致二姊函 光绪十一年九月十八日(1885年10月25日) …………55
  评点:李鸿章的知遇…………………………………………57
复盛宣怀函 光绪十四年四月廿八日(1888年6月7日)…………59
  评点:盛宣怀 伯侄改兄弟…………………………………62
致二姊函 光绪十四年六月初六日(1888年7月14日)……………65
  评点:吴大潋的赏识与联姻…………………一………………68
致二姊函 光绪十六年四月初三日(~890年5月21日)……………71
  评点:从三位朝鲜如夫人说起…………………………………72
致二姊函 光绪十六年五月十九日(1890年7月5日)………………76
  评点:光绪帝的知遇远早于维新党人…………………………77
致从弟袁世承函光绪十八年八月廿五日(1892年10月15日) ……80
  评点:延纳“海归\"精英…………………………………………81
致从弟袁世承函光绪十九年三月廿一El(1893年5月6日)…………85
  评点:也走拜老师的门道………………………………………87
致吴重熹函 光绪十九年十二月廿九El(1894年2月4日)到 ………91
  评点:吴重熹 二十八年父母官………………………………93
复周馥电 光绪二十一年三月初二日(1895年3月27日)……………97
  评点:同周馥李鸿章的公谊私情 ……………………………97
禀李鸿藻函 光绪二十一年四月十三日(1895年5月7日)…………103
  评点:入主小站练兵 …………………………………………106
致从弟袁世承函光绪二十三年九月廿九El(1897年10月24日)……110
  评点: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111
上翁同铄变法说帖光绪二十三年十二月初七日(1897年12月30日)
  评点:变法和练兵的纲领………………………………………113
致徐世昌函 光绪二十四年七月(1898年8月)………………………115
  评点:荣禄的卵翼与奖拔 ……………………………………119
自书《戊戌纪略》后光绪二十四年八月-U\'-~日(1898年10月10日)…122
  评点:迫不得已的自我表白 ……………………………………123
致言敦源便函三则 光绪二十五年(1899)夏秋间 …………………129
  评点:西法练兵的扛鼎之作 ……………………………………130
致徐世昌函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初六日(1900年1月6日)…………133
  评点:化仇为友 …………………………………………………135
致李鸿章电光绪二十七年五月初六日(1901年6月21日)………………139
  评点:继承李鸿章的衣钵 ………………………………………139
复盛宣怀电 光绪二十七年九月廿七日(1901年11月7日)……………144
  评点:庚辛之际的“非袁莫属\" …………………………………144
致徐世昌函 光绪二十八年五月初六日(1902年6月11日)……………147  评点:外重内轻…………………………………………………148
致张之洞电光绪二十九年正月十一日(1903年2月8日)………………151
  评点:科举考试的终结 …………………………………………151
复严修函 光绪三十年三月中旬(1904年4月末5月初)………………155
  评点:异趣知己 ----与严修之订交 ……………………………156
致严修函光绪三十一年(1905)…………………………………………161
  评点:师范 开民智的先导 ……………………………………161
致学部函光绪三十一年(1905)…………………………………………163
  评点:兴一利即有一弊 …………………………………………163
复马玉昆函光绪三十二年(1906)………………………………………165
  评点:办巡警利弊谈 ……………………………………………166
复张謇函光绪三十二年九月(1906年10月)……………………………168
  评点:心有灵犀一点通……………………………………………168
复载泽函 光绪三十二年十月(1906年1 1月) ………………………171
  评点:树大招风……………………………………………………172
复毛庆蕃函光绪三十二年十月(1906年1 1月) ………………………174
  评点:头上还有“金钟罩”………………………………………175
复岑春煊函 光绪三十三年三月下旬(1907年5月上旬)……………177
  评点:虚与委蛇……………………………………………………178
复端方密函 光绪三十三年四月十九日(1907年5月30日)…………180
  评点:瞿鸿机岑春煊不自量………………………………………181
致瞿鸿机函光绪三十三年五月(1907年6月)…………………………184
  评点:猫哭鼠………………………………………………………185
为扶植伦纪历陈大义通谕光绪三十三年六月廿九日(1907年8月7日)…187
  评点:摄政王载沣自毁干城 ………………………………………189
复袁树勋函 宣统元年正月十五日(1909年2月5日)……………………191
  评点:几遭杀头大祸 ………………………………………………191
复张人骏函 宣统元年正月十五日(1909年2月5日) …………………195
  评点:择居彰德的本意 ……………………………………………196
复邹道沂函 宣统元年二月十一日(1909年3月2日) …………………199
  评点:愤懑难平之气 ………………………………………………200
复吴品珩函 宣统元年二月廿五日(1909年3月16日)…………………201
  评点:闭门课子。……………………………………………………202
复那晋函 宣统元年三月初五日(1909年4月24日)……………………205
  评点:悄然离京 ……………………………………………………206
复杨益年函 宣统元年三月二十日(1909年5月9日)…………………209
  评点:社会赘疣 …………………………………………………210
复胡建枢函 宣统元年三月廿四日(1909年5月13日)…………………211
  评点:却馈赠 养名望 …………………………………………212
复王祖同函 宣统元年四月廿三日(1909年6月10日)…………………214
  评点:地方绅士的维持 …………………………………………214
复蔡乃煌函 宣统元年四月三十日(1909年6月17日)…………………216
  评点:腰硬气粗的道台 …………………………………………217
复马吉森函 宣统元年五月十二日(1909年6月29日)………………219
  评点:豫省办实业的先驱人士 …………………………………219
致严修函 宣统元年五月廿四日(1909年7月1 1日)…………………223
  评点:经营百泉名胜 ……………………………………………224
复何炳莹函 宣统元年六月初十日(1909年7月26日)………………227
  评点:养寿园 ……………………………………………………227
复苏斯儆函 宣统元年七月十七自(1909年9月1日)…………………230
  评点:洹上村设电台说献异 ……………………………………230
致刘燕翼函 宣统元年八月八日(1909年9月21日)…………………233
  评点:尊师重道…………………………………………………234
复张勋函 宣统元年八月十一日(1909年9月24日)…………………235
  评点:躲寿与闹寿 ………………………………………………235
复冯汝骥函 宣统元年八月十九日(1909年10月2日)………………237
  评点:日中则昃…………一………………………………………238
  复大隈重信函 宣统元年九月十七日(1909年10月30日)…………241
  评点:日本——心目中的样板………………………………………241
复张星炳函 宣统元年十二月初四日(1910年1月14日) ……………244
  评点:吁袁复出之呼声 …………………………………………245
复奕勖函 宣统元年十二月十七日(1910年l月27日) ………………246
  评点:奕勖其人………………………………………………………249
复张人骏函 宣统元年十二月廿三日(1910年2月2日)………………253
  评点:儿女亲家们 ………………………………………………253
复詹天佑函 宣统元年十二月廿八日(1910年2月7日)………………260
  评点:大张志气之举 ……………………………………………261
复孙雄函 宣统二年七月初六日(1910年8月10日)……………………264
  评点:诗言志………………………………………………………264
复雷震春函 宣统二年九月廿一日(19lo年lo月23日)………………267
  评点:良机的获得与把握…………………………………………267
复何彦舁函 宣统二年十月初九日(1910年ll月lO日)………………272
  评点:洹上之隐居盛于苏秦之盟诸侯 …………………………272
复严修函 宣统二年十月廿三El(191年11月24日)……………………275
  评点:作始也简 将毕也巨 ……………………………………276
复王锡彤函 宣统三年正月初三El(1911年2 B 1日) ………………281
  评点:官可不做 实业不可不办 ………………………………281
复王廉函 宣统三年二B-l-m El(1911年3月14日)…………………285
  评点:附庸风雅……………………………………………………285
复端方函 宣统三年五月初十日(1911年6月6日)……………………287
  评点:端方之死……………………………………………………288
致张謇函 宣统三年五月十七日(19ll年6月13日)…………………291
  评点:在野两大政治巨头的会师 ………………………………292
  致端方函 宣统三年五月廿六日(1911年6月22日)………………295
  评点:国人不接受的选择 ………………………………………296
复盛宣怀函 宣统三年六月十一日(191 1年7月6日)…………………298
  评点:没有永远的政敌……………………………………………299
为言敦源题书 宣统三年六月廿七日(191 1年7月22日)……………301
  评点:保持信息畅通………………………………………………302
复聂宪藩函 宣统三年闰六月初二日(191 1年7月27日) …………303
  评点:惺惺相惜……………………………………………………304
复唐宝锷书 宣统三年闰六月廿七日(191 1年8月21日)……………307
  评点:人人难免的万代积习 ……………………………………308
致严修函 宣统三年七月十二日(191 1年9月4日)…………………310
  评点:袁世凯看张之洞 …………………………………………311
复田文烈函 宣统三年八月廿三日(1911年10月14日)………………312
  评点:鄂变方兴 …………………………………………………313
复张镇芳函 宣统三年八月廿七日(1911年10月18日)………………315
  评点:辛亥出山八项要求…………………………………………315
复王士珍函 宣统三年八月二十七日(1911年10月18日)……………321
  评点:王士珍应急救场 …………………………………………322
致内阁电 宣统三年九月初四日(191 1年10月25日)………………324
  评点:“前出师表\"………………………………………………325
致内阁电 宣统三年九月初五日(191 1年10月26日)………………326
  评点:“后出师表\" ……………………………………………327
致伍廷芳电 宣统三年十一月十四日(1912年1月2日)……………329
  评点:君主立宪为底线 ………………………………………330
致孙中山电 民国元年正月初四日(1912年2月21日)……………335
  评点:军队——得心应手的工具 ……………………………336
致五弟袁世辅等函1912年(民国元年)4月21日………………………340
  评点:袁克定其人 ……………………………………………341
协定内政大纲八条1912年(民国元年)9月29日………………………346
  评点:四巨头的共同纲领 ……………………………………346
为善后大借款咨参众两院文1913年(民国二年)5月2日 …………349
  评点:当政与借外债 …………………………………………351
致康有为三电1913年(民国二年)8月1、12、20日 ………………356
  评点:“三顾茅庐\" …………………………………………357
致张勋函附片 1913年(民国二年)11月下旬………………………360
  评点:症结所在…………………………………………………360
祭赵秉钧文1914年(民国三年)3月22日………………………………363
  评点:宋教仁被刺与赵秉钧暴死 ……………………………364
对日本“二十一条最后通牒”的答复1915年(民国四年)5月7~8日…369
  评点:挣扎与屈服…………………………………………………370
与英国公使朱尔典密谈录1915年(民国四年)l0月2日………………377
  评点:好看不好吃的定心丸 ……………………………………380
送还推戴书咨代行立法院文1915年(民国四年)12月11日……………384
  评点:土洋结合制造民意 ………………………………………386
特颁徐世昌等为“嵩山四友”令1915年(民国四年)12月20日………389
  评点:布衣昆季 白首君相 ……………………………………389
撤消帝制仍称大总统令1916年(民国五年)3月12日 …………………394
  评点:众叛亲离 …………………………………………………39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资友 发表于 2007-6-13 11: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回致二姊函光绪元...


  正文

  回致二姊函光绪元年七月廿六日(1875年8月26日)二姊大人赐览:
  前号敬带呈寸禀并诸衣物,计已入览。近数日母亲大人精神如何?饮食能加进否?念念。
  刻下秋水方大,万难就道,可不必着急,俟秋末再议妥策。家中捐项既用不着,可全数交李兰九姑丈带来(封固秤好),以便清款算账。
  三哥既亦不进京,可招其来陈照料。遵四叔大人之命也。然来亦无事,不过外面多一人,可放心耳。
  .南院六姑处记有弟皮马褂一件,可饬人拿来,交便人带来为盼。不遑多陈,此请近安。
  弟凯肃  廿六
  母亲大人膝下叱名请安。二位姨奶奶及诸妹均此问好。

  评点:掌家的二姊是节孝女这是目前保留下来的,也是人们所能见到的袁世凯最早的一封家信。其时,袁世凯十六岁,在北京堂叔保恒、保龄兄弟(保龄即信中所提及的四叔)所设的家塾中读书。
  袁世凯早年的家书大多是写给二姊,这是因为二姊掌家。为什么由二姊掌家,这还要从袁世凯的家世和二姊的遭际说起。
  袁世凯出生于河南省项城县的一个大家族。他的曾祖父青年早逝,由其曾祖母郭氏率领着四个儿子及其子孙建立了一个声势显赫的四世同堂之家。她的四个儿子依次是树三、甲三、凤三、重三。到袁世凯已经是第四代了。
  袁世凯的二叔祖甲三,是袁氏家庭的顶梁柱。他是道光十五年(1835)进士,庶吉士,由镇压太平天国时期的捻军起义起家,官至钦差大臣、漕运总督。在京城为官时,与中国近代史上赫赫大名的曾国藩交情甚厚。咸丰二年(1852),曾国藩外放为江西省主考,赴任途中,接母亲去世凶耗,写信给在京的儿子曾纪泽交代家事,要儿子处置家产,举家迁徙,回湖南老家奔丧守制。曾国藩告诉尚不满十三周岁的儿子,要他找几位“平时皆有肝胆、待我甚厚\"的长辈帮忙并筹措旅费。所开的名单中就有“袁午桥同年\"。午桥,即袁甲三的字,同年,指二人同于道光十四年(1834)乡试中式举人。中国近代史上另一个赫赫大名的李鸿章,他的父亲李文安曾为袁甲三的幕僚,帮甲三镇压过捻军起义。李鸿章本人则与袁甲三为同僚。袁世凯成年的父辈,也多有举人、进士功名,并跟随甲三戎马偬倥,建功立业。嗣父保庆官至道员。两个堂叔(甲三之子),保恒在左宗棠西征时,任“粮台”,即其后勤供给首长。保龄亦官道员。他们同淮系、湘系诸大将都结有浓厚的“战友”情谊。到袁世凯出来为官时,因有先辈打的底子,所以一路有人照应。中日甲午战争失败后,光绪二十一年(1895)清廷决定编练新式陆军,督办军务处诸大臣奏保袁世凯任练兵大臣,就说他是“世家子弟”。
  袁世凯是长门树三的孙子。树三有二子:保中、保庆。哥哥保中有六个儿子,即袁世凯兄弟,世凯行四,是庶出。保庆无子,即以世凯过继为嗣子。
  保庆无子,倒有五女。长女嫁河南省商城县的世家杨氏,她丈夫的祖父进士出身,官至礼部右侍郎、吏部左侍郎。但其夫放荡无行,她气愤不过而早卒。次女袁让,即这封信的收信人,是袁世凯的二姊,性情刚烈,恪守封建礼教。在她十四岁时,母亲牛氏染得大病,她便剁下一节手指,和在中药里煲汤以进。凑巧,母亲服后病愈,因而得孝女之名,甚为家人敬重。
  割肉疗疾,被认为是“二十四孝\"的行为之一。在袁氏这个大家族中,恪守中国传统礼教,又迷信割肉疗疾的传说,一门数代都有为亲人割肉疗疾的人出现。约略数来,袁世凯的祖父辈:叔祖袁登三,曾为母亲割股疗疾。祖父树三、甲三、凤三、重三兄弟四人,在母亲抱病时,曾“相率沥血于灶神,共捐寿以益母”。父辈:生父袁保中生病,其生母刘氏曾为保中疗疾割肉;四堂叔袁保龄的侧室刘氏,为袁保龄疗疾割过肉;十堂叔袁保颐的妻子白氏曾为保颐割股疗疾。再下一辈:在袁世凯生病和病危时,他的一位朝鲜夫人和三儿媳妇也曾先后为其割过肉。项城袁氏可谓以孝感天的“专业户”了。
  二姊自幼订亲武陟县毛家。亦河南省的名门望族,家翁毛亮熙,进士出身。伯父毛昶熙,亦进士出身,由在籍办团练剿捻起家,积官至工部、吏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总署大臣。这门亲事就是她的父亲保庆在毛幕任职时,同毛氏兄弟商议定下的“父母之命\"。
  不过,要强的二姊的命运实在不济。先天孱弱、随父亲在京居住的毛家郎君,未等到二姊过门,就死去了。她出于自愿,也是在长辈的鼓励下,由母亲陪同,赶到北京,过门守节。
  双方家长原议的礼仪是,先行吉礼,后行凶礼。让二姊穿凤冠霞披上轿,到夫家抱主成礼,即抱着夫婿的神主牌位行结婚典礼。三天之后,返回娘家。第四天,再回毛家,在夫婿棺材前换上孝服。如此一来,她总算是像个正常的女人一样,穿过婚服。可破船偏遇顶头风,同治皇帝恰在这时去世了,国丧期间,谁都不能行吉礼,于是,她连抱主成婚的礼仪也不能举行了。惟一可以穿红挂绿,不以寡妇身份活着的三天,也被剥夺了。过门之日,毛家派来迎亲的,只是一台蓝顶小轿和两个女仆,甚至没有一个以主人身份出面的人。二姊黑衣白裙,由小轿直接送到停放她夫婿棺柩的庙中,哭祭一番,即算行了结婚大礼,从此就做起寡妇来。这一年,她十七岁。她的守节,得到了清廷的表彰。袁世凯称赞她:“芳名彰于天家,懿范垂于后世。\"这真正是用牺牲自己一生幸福,换来伤心的功成名就。这也是支撑她艰辛地活下来的精神支柱。
  按照双方家长议定的,二姊在过门之后不久,就长住娘家。此时,袁世凯家一支,只他一个男丁,且长期在外。家中有母亲、两位姨奶奶、三个妹妹。后来袁世凯娶妻于氏,生子克定。全家住在陈州府城(今淮阳县)内,并未住在项城原籍。二姊就佐辅母亲掌理这个由老少七八位女性和一个幼儿组成的家庭,全力支持在外面求学、从军、宦游的弟弟袁世凯,免除其后顾之忧。
  对二姊的打击,还不止此。几年后,二姊的夫家的顶梁柱毛昶熙于光绪八年(1882)去世,毛家也就迅速败落了,二姊也更失去了依靠。后来她收养了一个女孩,过继了一个男孩。巴望弟弟出人头地的心志,以及在娘家和母亲、弟妹的亲情,使她得到某些慰藉。她的心境苦涩、孤独而悲凉,她的性格扭曲、孤傲而乖张,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不断加增。连十分尊敬她的袁世凯也不时慨叹:她又发姑奶奶脾气了。巨大的悲哀和失常的心态折磨得她心力交瘁,青年时代就落下了气血两亏的沉疴,靠药罐子艰难支撑到五十五岁,民国之初,死于彰德袁世凯的养寿园中。不过,她总算看到了她多年守望的弟弟的风光时刻。其实,她只比袁世凯长两岁。
  按照传统礼教,当时妇女的所有社会意义,只是相夫教子6若丈夫早死,则有两种出路:一是以上有老亲,下有幼子需要奉养抚育为名,守节尽孝。若没有幼子抚育,夫家另有兄弟,只有殉死才合最高道德标准。袁甲三曾说过:“从来不惜一死,为天下纲常肃名教,历千古而不磨者,在君则为社稷,在臣则为其主,在妻则为其夫”,“然节而不烈,止难于一死耳\"。由此说来,他的堂孙女,袁世凯的二姊没有自杀殉夫,还是不够一个完人!
  套用一句流行的话:做女人难,做守节的女人更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资友 发表于 2007-6-13 11: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母亲函光绪三年(1877)...



  致母亲函光绪三年(1877)秋母亲大人膝下敬禀者:
  日前接读二姊手书,悉慈躬安善,不胜欣喜之至。不知刻下能如前否?且闻寿岩吃烟之事,母亲大人业已知之,男诚惶诚恐。前闻有告他吃烟,男即禀于三、四叔大人。寿岩知而甚惧,有许久无人言他吃烟,谅必已不吃矣。如能自改,善莫大矣。请母亲大人不必惦念着急。汉仙二叔计必见矣。所有一切,不知斟酌妥否?
  曾祖母太夫人同祖母太夫人葬时,想劳苦已为至矣。第不识起居如何?肿症已大愈否?不胜驰怀之至。刻下谅必复归陈矣。
  男诵读如故,身体照常,堪慰慈注。肃此,敬请福安。
  男凯谨禀
  再禀者,前日母亲大人寄寿岩一函,男未与他看,但将母亲大人意思告与寿岩。何也?函内直言男所禀的,岂不谬哉!当场么能转得开脸,岂不大失和气,且语病太多,实不能与他看。
  男凯再禀评点:袁氏家族的兴衰
  这封信是袁世凯写给他的嗣母牛氏的。信中所说的三叔、四叔,是袁世凯的堂叔保恒、保龄。信中提到的“曾祖母太夫人\",死于光绪元年(1875),但一直未正式安葬。到两年后,即写这封信的光绪三年(1877)夏天,保恒请假,专程回原籍,以健在长孙的身份主持安葬了这位老太太。
  这位老太太姓郭,她是项城袁氏家族的创立者。项城袁氏这个由耕读传家发展起来的四世同堂、书香门第大家庭,维系了八十多年,近一个世纪。袁氏家族有一个甚为奇特的现象,从袁世凯这一代向上数,至少有四代人是男性主人寿命都甚短,没有超过六十岁者,而女性主人大都寿命很长,最长的是这位郭老太太,她活了九十九岁,按中国传统的计岁方法,就是整整一百岁。
  袁世凯的曾祖父名耀东。耀东的祖父原居住于袁氏聚居的袁阁,有土地三十余亩。父亲九芝和伯父九能两兄弟联手播迁于袁张营谋求发展。他们各有两个儿子,经过两代人的经营,购买有田地三百余亩。两位老兄弟去世后,四个堂兄弟分家,每人分得田地八十亩。这在豫东平原可算是小康有余的殷实人家了。
  袁耀东自幼读书求学,十八九岁之日,同郭姓姑娘结婚成家。袁耀东负笈在外求学,郭夫人在籍持家教子。这对青年夫妇以耕读为务,创家立业,经过十年奋斗,耀东考中秀才,实现了科举考试的真正起步。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耀东在三十多岁时,突然病死,留下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五兄妹,长子才十五岁,小儿子、女儿还都在襁褓之中。这四个儿子分别是袁树三、甲三、凤三、重三。他们就是袁世凯的祖父辈,世凯的祖父是老大树三。
  袁耀东死时,郭夫人才三十五六岁。她以极大的毅力,督责儿子们读书上进。科考成名,既是目标,也是动力。经过近二十年的奋斗,老二甲三最有出息,二十八岁考中举人,二十九岁连捷中进士。他的三个兄弟也都先后考中了秀才,成了廪生、贡生。此时,青年寡妇郭夫人也成了五十多岁的德高望重的老太太。她博得了教子有方的极大声誉,名重乡里,获得了极高的尊重与崇敬。这三四十年是袁氏家族的创业期,由耕读传家变成书香门第的名门望族。惟一的不幸,是大儿子树三亦在三十余岁的时候就先她而死了。
  袁树三在弟弟们的心目中威望很高,二弟甲三曾说:“吾辈少孤,赖吾兄教养成立。”他遗下两个儿子,保中、保庆,则由甲三兄弟教导成人。他们就是袁世凯的生父和嗣父。
  以袁甲三进士高中为标志,袁氏家族开始进入了鼎盛期,时间也有四十年。-其间,以郭夫人为精神维系,袁氏兄弟、父子、叔侄内外联手,家族取得长足的发展。
  首先是,形成了一个人丁兴旺,四世同堂,上下五十口的大家族。到同光之交,郭老太太晚年,她有四个儿子、十个孙子、十余个曾孙。长曾孙已经长大成人,完婚成家并在她辞世前生了一个男孩。她在生前看到了玄孙出生,实际上已是五世同堂了。
  其次是,科举考试捷报频传。保恒中举人、中进士、点翰林,保龄、保庆中举人,保中取副贡。连同以前甲三兄弟,一门共有两个进士、两个举人,四个廪、贡生。
  第三,分工协作,建立强大的政治优势。由甲三率领取得“功名\"的保恒、保庆、保龄众兄弟在外指挥兵马剿杀农民起义,建功立业,升官发财,建立维系家族的政治支柱。由重三和长门长孙保中在籍做地方绅士,扩充实力。袁氏家族先后造就了一群大小官吏,他们是:袁甲三一个钦差大臣、河道总督。袁保恒一个头品顶戴的部院侍郎,并先后任李鸿章淮军的翼长即参谋长、左宗棠湘军的会办。袁保庆一个实缺盐法道员。袁保龄一个四品京官候补道。袁凤三任州县教职。还有靠甲三积功荫封的一个户部主事、一个知州。共八位州县以上的官员。
  作为政治影响的绪余,袁氏家族还产生了袁世凯这一门的世凯、世敦、世廉三兄弟几位府、道官员,以及其他几门一批大小不等的官位。也就是说,直到袁世凯这一辈,袁氏一门二十多个子孙,几乎大都因缘附会获得了一官半职。还有,由于清朝的余荫制度,直到光绪末年停止科举考试以前,袁氏子孙都可以弄到荫生、监生的资格,而直接参加乡试考举人,不用像穷书生那样苦读考秀才。
  第四,扩大家业经济实力。到了同治光绪之交,郭夫人去世之前,除了各房所自拥有的细软、财产不计外,仅在项城原籍购置的土地就有四五十顷之多,为袁耀东夫妻最初拥有土地的五十倍。
  袁世凯出生之时,是这个大家族的鼎盛时期。郭老太太的儿子辈中有甲三、凤三,孙子辈中有保庆、保恒、保龄五个人在外当官,儿辈的重三和孙辈的保中在家执掌家政。
  任何事物的鼎盛也就是下坡的转折点。袁氏家庭亦是如此。进入同治年间之后,在宗法上和政治上维系家庭的人物相继去世。老二袁甲三已先于同治二年(1 863)去世,此后,至同治十三年的十一年间,儿辈的凤三和重三先后去世。郭夫人的四个儿子全部先她而去。承重长孙和次孙保中、保庆兄弟,接着也都先她去世了。仅仅只剩下在外做官的保恒、保龄兄弟,充当政治上的维系力量。其余在她身边的已经成年的诸孙辈,老五、老六、老八都染有“嗜好\",即吸食鸦片,未成年的老九经常逃学,不思上进,没有一个成器的。
  同治十三年(1 874)初,郭夫人去世的前二年,这个家族的支柱保恒、保龄兄弟,看到叔父、兄长相继去世,子侄辈坐食,深感大家族的维系艰难,已经走到尽头,就曾计议了一个分家方案,但可能是顾及在籍主持家政的长兄保中尚健在,终于又没有实行。到年中,保中亦去世了。他们环顾以外的堂兄弟五人,以下的侄辈世凯等兄弟六人,任何人都没有威望和能力维系这个家族了。终于实行了分家。他们的分家方案是:不论老房头,亦不论辈次,按当前实际,保恒一辈等诸堂兄弟和世凯一辈等诸堂兄弟,每人一等份,计口授业,各自经理,另外,留出四份分别作为郭夫人余年的供给和宗族之公用。而且,由于他们两兄弟做官在外,有薪俸收入,十分高姿态地自愿把自己应分得的两份,补贴给因弟兄少而吃亏的老房头,并主动担负起弟侄中可造就者的读书上进的教养,保中、保庆诸子女的婚嫁之资的帮助等等。这实在是无可奈何中的最佳善策了。
  分家一年后,郭夫人去世,再三年后,袁保恒去世。这个百年大家族就彻底地分散了。
  分散亦是建立新家族的起点。后来,袁世凯又建立了一个袁氏大家族。这个家族同其他各支族人虽保持着宗法的、血缘的关系,乃至于成为他们在政治上、社会影响上、经济上的某种依靠,但它并不是旧家族的中兴,而是新家族的建立。旧时中国的大家族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地产生、消亡,而又产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资友 发表于 2007-6-13 11: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二姊函 光绪三年九月廿六日(...


  致二姊函 光绪三年九月廿六日(1877年11月1日)二姊大人尊前敬禀者:
  久未有便,故鸿鳞数月未达。前高卓如南归,未必经陈,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工正数码 发表于 2018-5-19 21: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骆宝善
骆宝善评点袁世凯函牍
作者: 骆宝善

ISBN: 9787806656105 [十位: 7806656103]
页数: 403
定价: 22
出版社: 岳麓书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8-1

简介 ······
      袁世凯其人,人民从教科书、小说和传说等不同渠道熟知了他。不过,成就并不一定全是事实。奔书向读者展示各个时期袁世凯鲜为人知的不同侧面。作者笔下的袁世凯,不臆断,不编造,不漫画,不美化,不鬼化,不神化,一个历史的人。
   本书选取袁氏家书和朋僚函电评点,充分反映袁氏官宦仕途及由此历经的晚清大事,审视其在政治选择和家庭变异中的矛盾、苦闷的内心世界,揭示其心机、权术,注意澄清一些历史误会、还原历史真相,并对一些社会现象做了解释。
   袁世凯的传世遗文在千万字以上(当然,其所说并非全是真话),笔者撷取其鲜为人知的书牍约百件,略作引申评述,各自独立成篇,仅只偶有呼应,自然不能成为结构严谨的一本史书,但期体察其所处之环境,所受之背景,不臆断,不编造,不漫画,不美化,不鬼化,不神化,对其是非得失,不作隔阂肤廓之论,向读者历史地展示袁世凯一生各个时期的一些重要的不同侧面,则庶几矣

作者简介 ······
      骆宝善,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一直从事中国近代历史教学与研究,发表论著多种。近二十年来,发表论著多种。近二十年来,主持《袁世凯全集》的编篡与整理。

转载--骆宝善评点袁世凯函牍2006-10-20 15:47要认识近代中国历史,袁世凯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关键人物。袁世凯虽然享年仅五十八岁,但在科举坎坷、军旅发迹、政坛腾达的非凡生涯中,几乎历经了晚清民初所有的重大历史事变。     袁世凯一生的重大历史言行,在目前存世的“袁氏家书”及其“朋僚函电”等原始资料中有着生动而又细腻的反映。为此,岳麓书社特邀中国近代史研究学者、主编多卷本《袁世凯全集》的骆宝善先生,从有关袁世凯的众多史料中精挑细选九十六件,逐一予以剖析评点,终成《骆宝善评点袁世凯函牍》一书,通过解读袁世凯而再现中国近代历史的波谲云诡。     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无论是中国近代历史教科书里的袁世凯,还是普通民众脑海中残留的袁氏形象,一言以蔽之,就是“窃国大盗”与“卖国贼”。如此,袁世凯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就像被剥去丰满的血肉,抽空了鲜活的灵魂,只剩下一具空壳、几个符号了。而本书提供的袁世凯家书与信函等第一手原始资料,再加上骆宝善先生以其深厚的学术功底所作的精彩评点,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形象生动鲜活的袁世凯,及其背后纷纭复杂的近代中国社会场景!     袁世凯少年束发就学但科举蹭蹬,以致迫于生计转而投笔从戎,从中我们可充分领略到他的失意和无奈,以及对科举功名耿耿于怀的心曲。袁世凯有一定的旧学功底,对文化和学术也抱有尊崇之心。尽管张之洞的幕僚、清高孤傲的辜鸿铭视袁世凯为“不学有术”之辈,但从袁世凯于清末新政时期在中国教育事业革新上的作为及其对子女的培养来看,他绝非不重视文化教育的一介赳赳武夫;从袁在家族内对弟妹子侄训导教育之严苛,对亲戚朋友婚丧嫁娶事宜关照之亲切、打点之细致,以及对长子袁克定断腿瘸足之痛心等,读者可看到袁氏在日常家居生活中人情味十足的一面;从他与朋僚的一些私密函电中,读者又可透视袁世凯幽微万状的内心世界,如他被摄政王载沣以“回籍养疴”之名遣离京师的张皇失措及至洹上隐居之初的惊恐不安。     在骆宝善先生笔下,袁世凯之形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在袁世凯一生发展的关键点上,可以看出他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机遇的精确选择与强力把握。袁世凯一生沉浮于险恶的仕宦深海,折冲于冷峻的政坛高峰,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每每有惊无险,出手必有斩获,确有异乎常人之处,绝非笨伯之所能为。除了眼光独到,具有政治动物异乎寻常的敏感外,他善借外力也是其步步高升的原因所在。骆先生通过检阅相关史料,对袁世凯拥有的广泛人脉关系进行了清晰的梳理,且不说对他圣眷甚隆的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其政坛引路人中有晚清政坛的重量级人物李鸿章、荣禄和奕劻,堪称其朋僚党羽的高官显贵有端方、吴大澂、张之洞、那桐、载振、周馥、盛宣怀、张謇、徐世昌、严修、唐绍仪、赵秉钧、张镇芳、孙宝琦、杨士骧等。至于他亲手练就的新军将领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张勋诸人,更是其心腹股肱;另外他通过结拜、贿赂和利用姻亲裙带等办法,精心营造编织了一张几乎笼罩了整个近代中国社会上层的巨型人脉关系网络,这是他生存、发展乃至于释放出巨大能量的重要条件。在近代中国历史舞台的聚光灯下,虽然人才荟萃,但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却反复出现“非袁莫属”的历史格局,甚至在关系其个人荣辱兴衰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屡次都能有惊无险,隐而复显,愈抑愈扬,实乃势所必至。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历史上对曹操这个评价似乎也适合转赠给袁世凯。在晚清与民初的历史上,要数最高政坛操盘的高手,除了慈禧太后,其次就是袁世凯了。袁世凯的确精于权谋(自称“谲术”),但既然心机深藏,唯权是尚,就难免会像《三国演义》第四回中的曹操那样——“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据说正因为如此,袁世凯死后竟然有人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孝悌忠信礼义廉”暗含“忘(王)八无耻”的对联相攻讦。对于袁世凯因过分追逐个人权力而造成的人格缺失与道德失范,骆先生也有精彩的评判:“道德,是中国人评价历史人物的首要标准。尽管近些年来,史学家不断讨论评价历史人物的标准问题,但世人却只认一条:道德。袁世凯遗臭万年的一个重要原因:他的所作所为,不符合中国人的道德观。”     袁世凯一生,最遭后世诟病者有三:一是说他在戊戌政变中向慈禧太后的心腹荣禄告密,而用维新六君子的鲜血染红了卑鄙的翎顶;二是说他竟然答允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不惜将国家利益拱手让人而换取日本对其称帝的支持;三是说他身为清朝重臣而背叛清朝当上民国大总统在先,旋又身为民国大总统而背叛民国复辟封建帝制在后。这些惊心动魄的政治大动作,事实真相究竟如何?书中通过对第一手史料的条分缕析,都给出了令人信服的解读。     长期以来,时人和后人、史籍和文学作品一致认为袁世凯的告密引发了戊戌政变,骆先生通过对《戊戌纪略》的分析,认为袁世凯的确告密了,但戊戌政变却不起于他的告密,袁世凯告密的作用是“加深了政变的激烈程度”,而且“袁对自己告密必将祸连光绪帝而十分惶恐,并有一种深深的负疚感,同时乞求荣禄设法保全光绪帝。这应该是当时袁世凯的实际心态的流露”。书中还详述了袁世凯主导“二十一条”谈判的过程,披露了若干袁氏手批条文及对日本最后通牒的答复,指出“不待国人称“二十一条”为国耻,称之为奇耻大辱的,就是袁世凯自己。内心可以概见他的挣扎与无奈”。至于袁氏称帝前后其周围人(亲人、朋友、部下)的态度、反映,称帝时的社会背景,骆先生均有详述,最后点出:“袁世凯的帝制自为,是共和国以来,政治领袖们谋求建立新权威的第一次尝试。其民意的制造、运作的手段等等,都显得十分幼稚和粗糙,更缺乏哲理的驾驭,尤其是袁世凯在这个政治体制的变动中毫不掩饰的个人私欲的膨胀,所以,遭到全国上下各种政治力量的一致反对,不堪一击就败下阵来。”     本书将袁世凯回放到特定的近代中国历史背景下予以考量,并吸纳借鉴中国近代史学术界的大批相关成果,从对具体历史事件的考辨与实证出发,对社会上流行的某些关于袁世凯的野史稗乘、小说家言及民间传说,乃至众多史籍人云亦云和以讹传讹的很多说法,都予以逐条澄清,还原了袁世凯的本来历史面目,辩白了后人对袁世凯的一些历史误会,引领读者走进了耐人寻味的历史图阵,如关于他庚子辛丑之际继李鸿章之后擢升直隶总督是否“李氏遗折”之荐、“回籍养疴”择居彰德之本意、洹上蛰居期间究竟有无秘密“电台”之设、辛亥革命爆发后出山之“八大条件”等,骆先生都秉持“为存信史,是非不可以成见虚构之也”的唯物史观,采录大量的第一手原始资料,详加推敲斟酌,帮助读者拨开迷雾而洞见历史真相。正如该书封面所言:“袁世凯其人,人们从教科书、小说和传说等不同渠道熟知了他,不过,成说并不一定全是事实。”     骆先生有历史学家特有的理性,并未仅仅以道德伦理价值取向作为评价历史人物的唯一尺度,而是不因人废言,不因人废事。袁世凯虽然深受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影响,但他毕竟也算是近代中国较早接触西方文化、思想相对开明的重要人物,他“的确有伟人的实力,也做了许多事情”。在近代中国历史上,如果把“向西方学习”作为“先进中国人”的标准,那么,袁世凯在这方面的确有历历可数的重大作为:广泛延纳从海外学成归来的新学精英并委以重任;采纳西法编练新军,并与徐世昌和段祺瑞等编就了迄今仍被军事学研究权威部门称为《中国兵书集成》压卷之作的两部兵书——《新建陆军兵略录存》、《训练操详晰图说》;领衔倡导并最终导致废除在中国沿袭一千多年的科举制度,大力兴办各级新式学堂教育;仿效西方建立巡警制度;开矿设厂办公司,大兴实业,发展经济,遭遣归隐之后尚有“官可不做,实业不可不办”之名言,北京之有“自来水”亦自袁世凯倡导始……举凡种种,书中虽囿于篇幅,点到为止,然也证据确凿,注意让历史事实说话。     还原历史事实,这是历史研究的前提。但是,还应在恢复历史本来场景的基础之上,总结出带规律性的东西来。骆先生在选取扎实资料的基础上,以开明通达的史观为指归,对袁世凯以及与之相关的重大历史事件进行了精细的品鉴点评,并凭借丰富的学养和洞明的学识,抒发了非同流俗的真知灼见,如:“人治的社会传统,让史学过分张扬了维护道义和喻世的作用,对反面的人物及其所为之事,大都往往仅从其道德品质去追索,甚至有意无意之中,为揭其丑而夸大其恶。在鬼化其面貌之同时,却又神化了其能量。袁世凯可谓典型一例。”又如,骆先生认为在晚清民初,“中国的命运历史大转折,个人前程的大洗牌,动员了比过去多得多的精英投身到各派政治力量中来。在那么多社会精英中,袁世凯冒出头来,并为这些社会精英们所认可,绝不是权术所能解释的。这不仅是为袁世凯说好话,更是为了不亵渎那些为中国进步而奋斗的精英们”。这些真知灼见的确震撼人心,展示了历史学特有的魅力。     认知真实的历史是中外广大读者之所愿。近年来,揭示历史实相并能画龙点睛的文本读物大行其道,热销天下,盖由此也。历史决不应该仅仅是史学家们象牙塔内的青灯黄卷,它要让广大读者知晓,使他们成为历史的明白人,并对未来抱有理性的期许。     当然,对袁世凯本身及中国近代社会变迁和转型诸问题,决非这样一本史料与评点加起来总共仅二十八万字的书所能承担的。读者如对袁世凯研究有兴趣的话,除了有待骆宝善先生主编的《袁世凯全集》问世之外,还不妨看看著名史学家唐德刚先生所著《袁氏当国》(广西师大出版社2004年版)。骆著长于以小见大之实证,如牖中望月,在考量推勘中点化真知;唐著长于由大聚小之傥论,似飞鹰鸟瞰,于放言纵论中挥洒汪洋宏识,二者虽各有千秋,但因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故不乏英雄所见略同之妙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