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湖北枣阳袁氏文史资料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15-8-20 14: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劾刘瑾疏

明    邑人      袁仕     良辅

恭读太祖高皇帝垂训有曰内臣止供洒扫应对充使令而已不许干预政事煌煌天语炳如日星列圣相承勿之敢违间有一二专擅阉宦群臣发其罪状小者立行罢斥大则旋就诛戮未有专政日久  国滋予夺生杀俨然无上大逆不道酿今日不可测之隐祸如司礼监刘瑾之甚者也祖宗朝凡六曹一切奏章先发阁臣票拟断自上裁参决可否而后施行间有未善许九卿科道面折廷诤此政体也今逆瑾则口衔天宪旨自中出传奉两字公然播中外矣一嚬一笑从旁揣摩而如綒如纶居然假借敇不经鸾台凤阁出之何名事皆由墨敇斜封言亦可丑有乖祖训大伤国体此乱政欺君者一也祖宗朝大小臣子罪当究治者重则下之三法司虚公究拟犹有六义刑不上大夫也至於言事之臣愤尝多激烈即折槛决裾亦每曲示优容所以礼臣工而励其节也今逆瑾则与内外诸臣稍不如意一朝斥去之矣甚之则径下廷尉矣又甚则杖於阙下矣手障天颜作喜作怒口传尊语疑鬼疑神使在朝诸臣凛凛畏罪而无所措去国离乡既已云深日暗叩阍绕阙又复血溅肉飞岂欲朝士大夫皆寒蝉空结而仗马不鸣乎此乱政欺君者二也祖宗朝爵人於朝与士共之进退黜陟之权一切归之铨部阁臣不得而旁参则其他可知也以故名器尊荣人怀廉耻拜爵公廷而谢恩私室每每羞而不为今逆瑾则爵人官人一手握定工妍取媚者济济於其门辇金於道者明言线索扬扬得意贿赂公行逢迎无厌乳嗅可以金吾冯唐空老烂羊亦朝关内李广难封名爵已滥长此安穷闻之天下传之后世谓皇上今日为何如主此乱政欺君者三也祖宗朝京师设立十三团营即汉唐之羽林健儿为天子爪牙者也有事调发则命五军都督府侯伯一人挂印总之以挞伐四方事毕仍纳印归兵无远戍无重役所以养其力作其威以居重驭轻壮卫神京也今逆瑾则以操练为名不时抽调壮丁健儿选以自卫操作指使者逐队於其门前驺后拥之下既不平壮士之心颐气指使之间又消磨英雄之锐日渐月摩势必使鹰扬尽入幕内而军政化为乌有卒有不虞都城何赖且也太阿不可旁落利器难以假人三军不见至尊而日见逆瑾之威威之所劫心亦随之岂尽细柳之营不闻天子之诏乎此乱政欺君者四也再者用私人於要路搜刮民财布心腹於多门摭拾群过戎政日废弛而不问浪夸措置边防人心日怨叛而难收犹言鞭笞宇宙牵鹰弄犬招摇上蔡之门吉网罗钳布满长安之道罪己淹天状难发数臣两朝豢养待罪风纪家学渊源素明孝子事父母之义国恩隆重敢忘鹰鹯逐鸟鹊之心见此逆瑾专擅日久欺君乱政誓不与逆竖共戴高天逆竖一日不诛则国威一日不立臣节一日不著则主德一日不新而天下之人心一日不快伏乞皇上大奋乾断立赐处分将臣章下之法司审明逆瑾种种罪状如果臣言不谬即当戮之朝市使天下晓然知君侧之一清也臣心虽壮臣齿已老以言触怒死而不憾为此激切待命之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yuanscn 发表于 2015-8-20 14: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译注:

劾刘瑾疏(shu 音书)
(弹劾(he音合)刘瑾奏章)   明 邑人   袁仕   良辅  
(原文)恭读太祖高皇帝垂训,有曰:“内臣止供洒扫应对,充
(译文)恭敬拜读明太祖(朱元璋)高皇帝垂示圣训,其中这样说:“皇廷宦臣只能干洒水扫地之事或应答皇上后妃问话,充当
使令而已,不许干预政事。”煌煌天语,炳如日星,列圣相
被指使者角色而已,不允许干预朝中事务。”正大光明的皇帝训示,如日如星彪炳千秋,后来的皇帝相互
承,勿之敢违。间有一二专擅阉宦,群臣发其罪状,小者立
传承,没有敢违背的。其间有那么一两个内廷宦官一时控制朝政者,朝中群臣起诉其罪状,轻者立即
行罢斥,大则旋就诛戮,未有专政日久  国滋深。予夺生杀
受到罢免训斥,重者立马推出斩首示众,没有专擅朝政太久毁政误国太深的。然而现在有准备夺取朝中生杀大权
俨然无上,大逆不道,酿今日不可测之隐祸,如司礼监太监
且狐假虎威无视皇上,犯上作乱、罪大恶极、出现今天这样不可预测的隐形大患,就是像现在司礼监的太监
刘瑾之甚者也。祖宗朝凡六朝一切奏章先发阁臣。票拟断自
刘瑾的所为更甚啊。先前皇上朝廷,凡是六朝各部所有奏章文书,先发给各部大臣,内阁根据各部意见转呈
上裁参决可否而后施行,间有未善许,九卿科道面折廷诤,
皇上参考决定可否,而后再去施行,其中有不同的意见,朝廷大臣当面争执辩论论证是非,
此政体也。一嚬一笑从旁揣摩,而如綒(fu)如纶(lun),居然
这是国家治国理政的体制。而刘瑾只凭皇上上个皱眉一个笑容,从一旁揣测影响皇上,然而皇帝皇帝是“王言如纶,其出如綒”(出自《礼记》),一说出去就不能收回来,而且刘瑾还居然
假借敇(chi),不经鸾台凤阁出之何名?事皆由墨敇斜封言,
假借皇上命令,不经过六朝各部讨论订正,这样的命令算是出自哪里呢?虽然都是由皇帝亲笔书写,然而不经内阁外廷盖印而直接下达下去
亦可丑有乖祖训,大伤国体,此乱政欺君者一也。
有时是可以十分错误,这样是有违先皇遗训,它可以严重伤害国家政体,这是刘瑾扰乱国政欺君罔上罪行的第一条。
祖宗朝大小臣子罪当究治者,重者下之三法司虚公究,
先前皇上朝廷,不论大小官员,犯了王法,应当追究治罪的,严重的必须到三法司(明代,中央司法机关为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称三法司)秉公定案,
拟犹有六义,刑不上大夫也。至於言事之臣愤,尝多激烈,
一般的过失拟就有六义(应为六议或八议,即对官员犯法的宽限规定),刑事处分是不能随便对朝中官员的。至于谏官言事忠勇愤慨,往往是有激烈言辞,
即折槛决裾亦每曲示优容,所以礼臣工而励其节也。今逆瑾
就是像汉代朱云朝撞折廷槛决意上谏者,皇上也是委婉地表示宽容,就是对谏议大臣以礼相待,从而奖励他的为国气节。现在逆贼刘瑾
则与内外诸臣,稍不如意一朝斥去之矣,甚之则径下廷尉矣,
倒是对宫廷内外大臣,稍微不如他意立即训斥出宫罢其官职,甚至直接交由宫廷卫士处置,
又甚则杖於阙(que)下矣。手障天颜,作喜作怒,口传尊语,
更有甚者在厅堂之下受到杖责。他一手遮天,非喜即怒,信口传达皇上尊言,
疑鬼疑神,使在朝诸臣,凛凛畏罪而无所措,去国离乡,既
且对群臣横加怀疑,致使朝廷群臣,如履寒冷薄冰而不知道该怎样做,甚至有远离国家抛却家乡,这样
已云深日暗,叩阍绕阙,又复血溅肉飞,岂欲朝士大夫皆寒
已是黑云压城,日月无光,群臣百姓叩门无路,绕宫难进,甚至还会有血肉横飞,生命不保,岂不是想使群臣官吏文人学士都作寒
蝉,空结而仗马不鸣乎?此乱政欺君者二也。
蝉之状,没有原因而马受到杖责,它能不发出嘶鸣吗?这是刘瑾乱政欺君罪行的第二条。
祖宗朝爵人於朝与士共之,进退黜陟(zhi)之权一切归
先前皇上朝廷,在朝上当众授人官职,人才进退,官职升降的权力都归
之铨(quan)部,阁臣不得而旁参,则其他可知也。以故名器
主管官吏的吏部,朝中主要入阁办事大臣不得从旁参与,其他朝臣可想而知。所以国家就名望所归,
尊荣,人怀廉耻,拜爵公廷而谢恩,私室每每羞而不为。今
尊荣有序,人人均有廉耻之心,在公众之下朝廷之上拜将封官,人人感谢皇恩,到私室去感谢某人提拔,大家感谢到羞耻,不去那样做。现在
逆瑾则爵人官人一手握定,工妍取媚者济济於其门,辇金於
逆贼刘瑾而是封侯拜官一人掌握,献媚取崇的人很多很多,都是到他的家里,得到官位利益在
道者明言线索,扬扬得意,贿赂公行,逢迎无厌乳嗅,可以
路上明说线索来源,表现的非常高兴得意,因而致使社会上公开的行贿受贿,只要会逢迎巴结,乳嗅未干的小儿,也可以得到
金吾,冯唐空老,烂羊亦朝关内,李广难封,名爵已滥,长
尊贵的官职,冯唐有才到老得不到官职,位卑才乏者倒可以在朝中为官,真是才高李广难以受封,名望爵位反而泛滥,(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是王勃《滕王阁赋》中的话,出自汉代典故)长期
此安穷!闻之天下传之后世,谓皇上今日为何如主?此乱政
这样下去,国家要受危困啊!这种状况被天下传闻到后世,有人要说那时的皇上是怎么当政的呀?这是刘瑾扰乱朝政
欺君者三也。
欺君罔上罪行的第三条。
祖宗朝京师设立十三团营,即汉唐之羽林健儿,为天子
以前的皇上朝廷,京城军队设立十三个团练营盘,都像汉唐两代的护卫京城的雄壮兵丁一样啊,他们是皇上的
爪牙者也,有事调发则命五军都督府,侯伯一人挂印,总之
贴身侍卫,若有什么事需要调动,就命令统领全国的最高军事机构,由武将侯或伯一人领兵挂帅,指挥军队
以挞伐四方,事毕仍纳印归兵,无远戍,无重役,所以养其
用武力平定四面八方,战事已毕仍将帅印交回兵归原处,这样军队无远征,士兵无繁重劳役,因此能够保养它的
力作其威,以居重驭轻壮卫神京也。今逆瑾则以操练为名,
战斗力,使它的威力不减,以便居于要地,更好驾驭守卫好国家的京城。现在逆贼刘瑾却以操练为名,
不时抽调壮丁健儿选以自卫,操作指使者逐队於其门前驺后
不时的随意抽调京城士兵作为自己的护卫,带领指挥者成队在他的家门口前呼
拥之,下既不平壮士之心,颐气指使之间,又消磨英雄之锐,
后拥,招摇过市,下面既不能稳定士兵的情绪,士兵在他傲慢的指使之中,又消磨掉不少英雄的锐气,
日渐月摩,势必使鹰扬尽,入幕内而军政化为乌有,卒有不虞,
天长日久,势必使军队威武之气耗尽,说到军营内部完全失去管理,这哪能不使人忧心,
都城何赖?且也太阿不可旁落,利器难以假人,三军不见至尊,
京城社稷还依赖什么捍卫呢?况且说皇上大权不可旁落,国家军队如利器更是不能放在别人手中,护国的军队官兵不能够见到皇上您,
而日见逆瑾之威,威之所劫,心亦随之,岂尽细柳
却每日只见到逆贼刘瑾的威风,以至使军威受到劫持,军队士兵的心跟随他人而去,难道军营还能像汉代周亚夫所率的细柳
之营,不闻天子之诏乎?此乱政欺君者四也。
营那样严守军纪一心为国杀敌,连皇上的诏令也不管吗?这是刘瑾扰乱国政欺君罔上罪行的第四条。
再者用私人於要路,搜刮民财,布心腹於多门,摭(zhi)
再一点逆贼刘瑾在国家要害地方用自己的亲信,大肆搜刮民众财产,将心腹之人布置于多个机构部门,随意
拾群过戎政日废,弛而不问,浪夸措置,边防人心日怨,叛而难收,
招募爪牙打手,军队事务日渐荒废,废弛而无人过问,却随便夸大边防军事布置的有方,使边疆防务不断遭致怨言,致使混乱的边防难以收拾,
犹言鞭笞宇宙,牵鹰弄犬,招摇上蔡之门。吉网罗钳,
逆贼还说能征服环宇,整天驾着鹰牵着狗,象李斯父子在上蔡东门招摇过市。事实却是像唐天宝初年的吉网罗钳那样,
布满长安之道,罪已淹天,状难发数。臣两朝豢养待罪,
刘瑾将酷吏朋比布满长安的道路,罪恶已经滔天,其情状难述。本人系两朝待罪之身,
风纪家学渊源,素明孝子事父母之义,国恩隆重敢忘?鹰鹯(zhan)
作风正派,家学有厚重渊源,向来是大家认为的孝子,侍奉父母深明大义,受过隆重皇恩,能敢忘却?忠勇为国
逐鸟鹊之心,见此逆瑾专擅日久,欺君乱政,誓不与逆竖共戴高天,
诛杀奸邪的心不灭,看见这个逆贼刘瑾专擅朝政久长,欺君罔上扰乱朝纲,决心誓死与这个逆贼小人不共戴天,
逆竖一日不诛,则国威一日不立,臣节一日不著,
逆贼小人一天不诛灭,国家威严就一天立不起来,忠臣气节就一天显示不出来,
则主德一日不新,而天下之人心一日不快。
皇上功德就一天得不到更新,普天下民众的心情就一天不快乐。
伏乞皇上大奋乾断立赐处分,将臣章下之法司审明逆瑾种种罪状。
匍匐在地恳请皇上,大张乾坤社稷果断立即决定处分,将本人弹劾奏章交三法司审明逆贼刘瑾乱政欺君的种种罪行。
如果臣言不谬,即当戮之朝市,使天下晓然知君侧之一清也。
如果本人所言不是错误的,立即应当将逆贼刘瑾诛杀于五朝门外大街之上,使得全国知道皇上身边奸贼已经除清了。
臣心虽壮,臣齿已老,以言触怒死,死而无憾,为此激切待命之至!
本臣心虽然强壮,但本臣年龄已经老迈,如果弹劾之言触怒皇上,臣当就死而无遗憾,为此本人激烈切盼等待皇命的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