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明)江夏知县:枣阳人袁奂诗文选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15-8-20 14: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袁奂诗选


樊城送吴御六归汴
明珠分佩汉江头               拉手江桥问酒筹
坠泪偷看叔子碣               联吟谁上仲宣楼
音书寄我同胡雁               风雨愁人唤鵴鸠
梁苑隋堤休买醉               高狂莫典鷫鸘裘

同吴贺兰往鹿门访蔡玉虹山亭
冷然清浅鹿门坡               为送春归许放歌
一带西山秋雨色               几家南浦旧渔蓑
停桡问道茅亭小               策杖穿林曲径多
数载江风携两袖               留人其奈白云何

初春入都留别山中友人
一杖村居事事慵               治平未兆耻明农
春光处处争深浅               柳色年年自淡浓
风暖无端青四野               雪残有意白千峰
诛茅布置烟霞里               会欲投簪学卧龙

思岘山别业
鹿门形胜接荆门               一曲清江抱故园
朱阁青楼冠盖里               绿云红树木香村
浮云往事鸿留爪               浪迹空天兔决蹯
西眺万山回白首               风林落日旧消魂

壬午榜后
糟粕从人拾唾馀               名分甲乙时难居
骊龙珠去唯鳞爪               博浪椎空只副車
歌舞漫伤年老大               衾裯只怨命孤虚
拼将老死残篇泪               只怨前身是蠧鱼

中原逐鹿满金戈               惭愧空言设制科
遇拙敢云臣尚少               时艰可信命如何
青楼粉黛年空误               白首英雄气自磨
东去帝乡白水在               吾将长啸老烟波

送袁商州廷英归隐枣阳
黄  卷
解组投簪早见几                 故乡归去正春晖
岘山花柳漆新色                 白水鱼虾胜旧肥
五马岂能留宿驾                 一钱强为结征衣
秦关尚滞同来客                 惆怅东风未得归

送袁商州廷英归隐枣阳
马  理
华山阴  商山阴      两见袁安鸣一琴
山鬼浑知心似渭      岳神亦笑囊无金
携琴归向乡园去      四皓低徊怨别深

送管明府勖登擢广州
邑人  袁宗伯
佐政羊城去   苍生拥道遮
民皆失所祜   公亦视如家
屋落千村月   莺啼一县花
桐乡多少泪   痛洒向天涯

古词解释:
青州通判:山东青州(想当于现在市长)的副手(即副市长),
河南道监察御史:唐朝时地方监察机构,该机构长官。行驶对各府州县官员的监察责任。
广东巡按:明清时中央派往广东临时视察或检查行政事务的中央一级监察御史。
云南左卫执事:明朝云南省位居省级衙门左侧的军营长官。
奉政大夫:明朝授予五品以上没事官员的职务称谓。
左迁:古时一般称右边为上,受到降职的官员称左迁。
知州:明清时期州相当于现在的地市级城镇,其行政长官称知州。
府同知:明清时期在府行政衙门的副职之称谓,协助知府分管几项事务。一般应为正五品官。
县同知:县衙门的副职之称谓,协助知县分管几项事务。一般为七品官。
贡生:明清时期科举制下的一种学衔称谓,秀才到省城考试选拔举人,其中多次考试未被选中的秀才称廪(lin音林)生,廪生时间再长,在发举人榜上列一副榜,在副榜上有名字的人称贡生。就是再来省城考试车马食物费用由县府州公费供给。这相当于现在的学位,有了这个称号就可以授予官职,一般可作县学副职,相当于现在高中副校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yuanscn 发表于 2015-8-20 14: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武宗毅皇帝实录卷之五十九    (记载有袁仕)
    文/(明)袁奂
    正德五年春正月戊午朔  上诣  奉先殿  太皇太后 皇太后行礼毕 出御奉天殿文武群臣及四夷朝使行庆贺礼 太皇太后 皇太后  中宫俱免命妇朝贺
已卯 满刺加国王,所遣使有亚刘者,本江西万安人萧明举也。以罪叛入其国为通事至,是与国人端亚智等,来朝并受厚赏。因赂大通事王永、序班张字谋,往浡泥国索宝,而礼部吏侯永等,亦受赂伪造符印,扰害驿递后,与亚智等二十一人相忿争,遂谋诸同事彭万春等,共劫杀之,尽得其财物。事觉逮至京,明举拟凌迟,万春等处斩,各枭首示众。王永减死,罚米三百石。张字侯永等戍边,伴送千户医董源降二级,经管郎中裘壤,罚米三百石。尚书白钺等,各夺俸三月。宥之至,是礼部议夷人存有婆结亚班者,宜差官伴送及先所赐敇书勘合等物,俱付原留广东夷人敦笃思领回,仍谕国王知之。其巡按御史袁仕并三司官,勘奏与今词款不同及有所未尽者,俱有罪宜,令续并御史详审改正以闻。
上是之宥巡按三司等官,勿问且谓江西土俗,自来多玩法者,如彭华、李裕,尹直徐琼、李孜省、黄景数人,多招物议,难以备举,且其他乡试,角口羊额过多,今宜裁革五十名。仁者仍不许选除京职,永为定例报下观者,骇愕为之不平,盖大学士焦芳夙有憾于华等,故阴嗾刘瑾以泄怒于江西如此。

当时袁仕为巡按御史:
明清现代中央政府均设有监察机关即都察院。明代都察院下属有十三道监察御史,清代都察院下属有十五道监察御史。监察御史平时在京城都察院供职称为内差或常差,如奉命出巡盐务即为巡盐御史,奉命出巡漕运即为巡漕御史,奉命巡按地方即为巡按御史,均称外差或特差。而监察御史奉命外出担任巡按御史则是外差或特差当中最多的一项任务。相当于现行的中央下派的巡视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yuanscn 发表于 2015-8-20 14: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江战守义

邑人   袁奂   蔚每


天下兴王之地争而已矣势在西北东南衰势在东南西北弱此天之运地之数而王者之势不两立者也明於其势者可以立国故西北以九塞为边东南以长江为堑边者屏翰也堑者藩篱也王者以之王伯者以之伯何言天下精悍之气果锐之材萃在西北而其势居常山之首又足以控驭东南故圣人起则东南自并包而无虞可虞者塞外摇荡凭陵上国耳故曰九边以屏以翰也若圣人起於东南则必挽西北已失之势而经营於祸乱之中其流争下其势用上非先固在我之藩篱则人皆得而乘之四通五达江亦可航也何堑之有故曰东南以长江为堑而长江又以江北为藩篱不守宽北长江无能为也善乎宋臣李纲之言曰六朝之所以能保有江左者以强兵巨镇尽在淮南荆襄间故以魏武之雄符坚石勒宇文拓中跋之众不能窥江表后唐李氏有淮南则可以都金陵及淮南为周世宗所取遂以削弱近年以来大将拥重兵於江南官吏守空城於江北虽有天险而无战舰水军之利故敌人得以窥我今当料淮南荆襄建大帅宿重兵以为东南屏翰纲之言岂独为宋策哉实万世守江之上议也江自西陵入楚荆岳为第一门户而襄郢两郡又荆州之门户也襄阳自荆门以达荆州疾行不过五六日有高山难峻岭控扼其间即魏武追昭烈故道其地可设奇而制胜若自郢州渡汉而西不走荆门一带平原旷野直达龙陂桥无险可恃故襄郢不守则荆州束手耳不特此也汉水自襄阳绕郢州至泽口分为二一曰潜绕沔阳以入江为沔口一曰汉流汉阳以入江为汉口此潜江之江之道也潜汉之交融潴为诸湖绕鱼米竹箭之利为财赋奥区襄郢不守则汉水与敌人共之潜沔水利我不能有而入江之路亦不扼故守襄郢正所以守荆州并汉阳也当於襄阳开藩建大帅弹压中原以封汉水门户以副帅处荆州练水军为犄角别以偏裨分屯郢汉两郡如敌人向襄阳则以襄之大帅建旗鼓为正郢汉两屯将分道设伏为奇而以荆州副帅出荆门治战舰为后劲敌人窥荆州则以荆之副帅为正郢汉两屯将为奇而以襄之大帅阻汉水塞北门哨当阳为后劲则荆岳上流可无虞也下之则为蕲黄而守蕲黄不於蕲黄也进而扼之莫如汝宁汝宁古蔡地南接楚服东连庐凤平川沃野可屯可战昔吴元济割据抗唐四十年而南宋亦每拒金人於此当於汝宁开藩建大帅而以副帅屯黄州别以偏裨分屯光山固始黄梅罗田名山寨踞其形胜贼由汝宁犯黄道必由光固之间则以固始屯将当其前商麻两路设奇为翼黄州清四野以待之贼由庐凤黄道必上英潜六安之间则以黄梅罗田屯将当其前以蕲黄两路为翼汝宁举山寨以驱之祇用大将居中调发权其缓急庶不致鞭马腹难以遥制耳更下则为安庆亦不在安庆也盖地势逼处江干进不可以力战退而有舟楫之便一不胜则航而逃矣其谁与守进而求之庐州山深而泽在称襟带之国凤阳远障淮水外环颖寿桐则中州之来路六安英山为入楚之咽喉当於庐州开藩建大帅而以副将处安庆别以偏裨分屯六颖寿诸州敌人窥伺其前骑后劲左右翼之法一如荆黄则呼吸运掉可以立应不特此也巢湖在焉逼潜山太湖间多水寇出没不测为长江奸()昔魏武四越不成明太祖渡采石取太平诸路得巢湖水帅力居多守庐者守湖也以绝其瞷江之路也安庆沿江一带可以无虞矣再下则古淮南为六朝都金陵所逼争之地当於扬州开藩建大帅而以副帅处淮泗别以偏裨分屯滁和仪徵江浦各隘口淮上之师塞其入漕之径泗州之旅扼其淮淝之门浦口之军绝其南窥之路宿将临戎长抚远驭淮之南北江之左右有百坚无寸瑕也鈏禹贡分野以扬为东南财赋之区盐榷之利甲於九州抚而有之军国之资也大势一在东南则龙蟠虎踞之金陵必不可弃淮阳国之外府顾可与他共哉四帅既立大势维城进而使之攘外则事会一朋可乘责襄阳以图宛邓遥应关中檄汝固以出雎陈经略河上令庐州以绸缪淮西南制其奔突而扬州则扬兵淮海号令山东此进而有可战之势也退而使之安内则封疆一旦有警荆郢可以保鄂岳蕲黄可以固九江安徽可以靖池州太平诸路而扬州足以扼镇江此退而有可守之地也尝考古今来取江南之路魏武之伐吴也先取荆襄得刘琮水军战舰方得顺流而东及赤壁一败孙讨虏移镇武昌躬擐甲胄所以无隙可乘临江而有天限南北之叹也晋王浚王浑会取荆属治水师破西陵烧铁锁径抵石头而吴以降使西陵坚守上流不破晋何得而入吴哉是役也虽二王功高其实羊祜杜预前后镇襄阳无日不谋南伐修战舰於汉沔兴屯戌於荆门而后一举成灭吴之功益信荆襄之不可不守也东晋之在江左也苻坚以倾国之师自淮淝入寇谢玄以偏师破之致淝水不流而八公之草木皆兵岂非以陶侃庾亮在上流无西顾忧故得以一意淮西耶刘豫导金人入寇亦每由淮淝来虽一时将相协力或败之於盱眙或败之於灵璧或败之於颖昌亦缘淮西淮南御不早故敌人得以攻我之瑕若岳飞在荆襄上流自不敢窥耳元人南下必先得襄阳以吕文焕为乡导破郢入取阳逻以下长江以汉水之门户破也假襄阳不破文焕不降北骑先不能渡汉何以涉江哉大抵历来争江南之路不由荆襄必由淮淝以两路势所必争可出堂堂正正之旗若夫宋太祖用樊若水之谋浮桥采石以济而金兀术直躏镇江逆战於下流门户此又用奇出险别是一策耳至於荆湖之上又以蜀为上流益州四塞险阻沃野千里诸葛谓之用武之国公孙述跃马称帝汉昭烈定都分鼎资其地利以王以伯且阶文斜谷皆与秦巩通欲图秦不可忘蜀祁山狄道其意何尝一日不向关中也降而吴玠吴璘与金人大小数十战始有其土岂争一蜀哉亦虑国家以长江为命脉则上流第一层锁钥不可不固也建康而下则长江之尾闾也姑苏有震泽之饶浙江有钱塘之险昔钱缪 张士诚跨有虎视依山阻水豪杰之资岂可以势下而或忽欤控上游者争荆蜀而泄尾闾者通闽越四大帅星罗棋布相维相错首南向而心北向则长江不堑而益雄矣语云御寇於门庭不於堂奥若布置不於淮南荆襄待师来江上而逆晚矣东阳按本传载宏光即位江南奂以国耻未雪不宜遽正尊号且江南所恃者长江而长江又以江北为藩篱不守江北长江不足恃乃为监国表及长江战守议以讽当路而时方人偷安莫能用也监国表今不传读此议犹想见蔚每经国大略固非仅一时之关系已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