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Z红艳:祭母文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24-4-4 07:12:20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简介:本文摘自朋友的微信朋友圈。平实的文字,蕴藏深情!“母亲”一辈子辛劳、勤劳、操劳、劳苦的人生,跃然纸上。好文章!

《清明祭母》

  母亲走了半年了,再大的痛苦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慢慢好起来,这六个月以来,不敢说,不敢想,怕说出来了就是大话、笑话,但遗忘不可以,唯有写下来了才是记忆,留下痕迹,永不遗忘。

姊妹仨约好仍保留每周一次的家庭聚会,大家都心照不宣,大声说着话,为了告慰母亲在天之灵,我们都还好,可厨房里再也没有母亲忙碌的身影,虽然一屋子的人,仍觉空荡,太多太多的记忆总让女儿们突然红了眼眶。

母亲从小聪慧,也被外公外婆寄予厚望,可没想到在她十五岁时外婆去世,留下从两岁到十二岁的六个弟弟,外公没有再娶,也没人愿接这个烂摊子。母亲只能辍学,和外公一起将弟弟们艰难地拉扯大。

母亲曾说,她一生都在拉扯孩子。是的,直到最小的两个双胞胎舅舅成年,母亲才跟父亲成亲,在她十几岁的时候拉扯大几个弟弟,二十几岁又有了我和大妹,三十好几了又有了小妹,好不容易小妹成年了,又有了相差三岁的两个外孙需要她一人照顾,外孙们都大了,她却走了……母亲就这样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完成了她的使命就离开了,连走都这么决然,没有给亲人们添一点麻烦。

父亲是由三个远房太奶奶领养的,不知为什么,三个太奶奶都未能生育,就从亲戚家领养了父亲和小姑,改姓她们的姓,据说是为了继承大家大业。因为是远亲,按辈分就叫了大奶奶、二奶奶、三奶奶,其实应该都是父亲的养母,于是母亲嫁过来就相当于有了三个婆母,又接连生下我们三个女儿,更是受尽歧视,母亲在娘家是当家的长姐,可想落差有多大。小时候的印象就是三个太奶奶和一个太爷爷每天吵闹不停,光头太爷爷每天就是在茶馆、菜场里溜达,吃饭的时候才回来,带给我和妹妹有时一个桃子,有时一截藕饼。父亲唯一的妹妹,我们的小姑终身未嫁,为了她的婚事,母亲张罗了无数次,却总是空欢喜一场,或无端被骂……模糊的印象里母亲总是背着我们哭,不懂事的我装着没看见,总是扭身离开……小时候恨母亲,恨她总是在抱怨,抱怨命运不公,骂父亲,骂小姑,骂我们。现在想来,能理解母亲的人太少了,她一生心高气傲,可为了家人和孩子们,困顿一生。

母亲极能吃苦,身体素质也好,七十二岁了还能做一字马,广场舞能连续跳两个小时,我们搬不了的东西她能搬,我们干不了的脏活重活她能做。两个外孙本儿和裕儿相差三岁,母亲接送上学放学时骑着自行车总是一人坐车篓,一人坐后座,路人都羡慕她的好车技。母亲七十岁那年,两轮的小电动车只用我教两分钟就学会了。母亲爱看新闻,关心各种世界大事、国家大事,对俄乌战争、台海局势如数家珍,知道转基因、预制菜……

母亲吃尽了生活的苦,却鼓励孩子们面对一切困难。永远忘不了二十二年前我产后抑郁,尽管万分担忧害怕,她也要强颜欢笑,一边照顾着一大家人的吃喝,一边鼓励支持她的大女儿度过难关,母亲啊,没有您日日夜夜的守护,女儿怎能挨过那段时光!

母亲本就是一个风风火火的人,在她五十多岁的时候更是看淡一切,变得乐观开朗,行走带风,歌声不断,同事朋友们总是羡慕我们有一个豁达的好妈妈,可我知道,她是在身体力行地给我们做表率,让我们珍惜当下,快乐一生。

半年不长,转瞬即逝。半年不短,够磨练自己刀枪不入,面对一切苦难。如今自己也快到知天命的年龄,忽然明白,其实人间皆苦,所谓乐,也不过是苦中作乐,我们终其一生的努力不过是让自己和亲人们过的轻松一点,快乐一点。亲人的离世,不是一场瓢泼大雨,而是日后漫长的潮湿,在潮湿中开出花来,结出果来,生生世世,祖祖辈辈。

母亲生于一九四八年,猝于二零二三年,享年七十五岁。可以悲伤,但不要太久。我们都好,如您所愿。

纸短情长,谨以此文纪念我最亲爱的母亲

原创:谷城张红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