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上图查谱掠影

[复制链接]
yuanscn 发表于 2015-4-26 13: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上海行纪 (袁明辉)

 我问守信:“大象是怎么死的?”
    守信一脸茫然:“怎么洗(死)的?”
    我说:“笨死的!”
   守信很快笑了起来,而且有止不住的势头。袁文权,网名守信,1971年生人,黑黝黝的,身材不高但很壮实,稍凹的眼睛和有些宽扁的鼻子很广东,他是广东肇庆人,普通话说不好,一遇有自己或别人什么事情没做好,总是连连说:“笨洗(死)了,笨洗(死)了!”
   而admin对他的评价则是:“广东佬,二边倒。”
   其时,admin发现房间有象棋,问我会不会下。我惊讶:“和你下?我一只手就可以了!”admin一振,马上摆开架势,楚河汉界地与我厮杀。守信一旁观棋,顺为admin指点一二。其实,我本就不是那个福建佬的对手,形势立时危急。守信一看,立即弃暗投明,转为我支招。admin渐渐招架不住,最终乖乖摇了白旗。但不服气,嘴里嘟嘟咕咕:“广东佬,二边倒。”
   守信则是微微一笑:“帮弱不帮强嘛。”
   其实守信是一个很有内秀的大男孩,腼腆,聪明,精通网络技术,性格宽厚。
   这是6月7日的晚上,我们下榻的长安大厦吉林驻沪办招待所903房。
我从佛山、守信从肇庆,然后二人结伴从广州出发,admin从福州出发,都于7日中午抵达了上海。入住宾馆,吃完午饭后,稍事休息,下午三时我们赶到了上海中山商厦孟敕先生的公司,孟敕先生早已候在那里。
   短暂寒暄之后,即转入正题。孟敕主持了全体阅谱人员会议。首先由世晶介绍上海图书馆的情况。世晶,任职于孟敕先生的公司。一位聪颖靓丽、热情周到、办事干练的女孩。为了组织好这次阅谱,她已数次前往上图家谱馆进行接洽沟通,作了周密和详细的安排。参加阅谱的人员,除了我们三位外,另有宁波西袁氏的宗亲,孟敕先生将我们分成三组:admin与孟敕先生的哥哥孟权先生一组,我和上海华厚数码公司经理世贤一组,守信和孙珂一组。孙珂是宝山袁氏哲豫先生的太太,宝山袁氏历来属于宁波西袁,只是在抗战时散失,孟敕先生一直致力于寻找,终于在2003年与宝山族亲取得了联系,进而归宗入谱。
   admin则对阅谱范围作了分工:他这一组主要看江浙谱,我这一组主要看湘赣谱,守信那一组看其他谱。孟敕和世晶早已根据这个安排将各族谱摘要分类印出,并标注了重点,准备工作确实做得很充分。
   会议明确了阅谱的要求:主要以弄清源流为主。
   6月8日,正式开始阅谱。
   6:00起床,7:00早餐,7:20从入住的宾馆出发,步行15分钟,到上海火车站地铁站,乘地铁1号线到衡山路站下,再步行10分钟,大约八点多到达上海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庄重而厚实,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一会,孟敕、世晶、孟权、世贤、孙珂先后到达。此时离上图8:30的开馆还有一段时间,上图的员工们正在做广播体操。我是一个习惯夜间工作,上午睡觉的人,记不得已经有多久没有看见过太阳升起了,更不要说广播体操。听到那曾似相识的广播体操的音乐,勾起了我并不遥远的学生时代的回忆。
   8:30,大家鱼贯入馆。家谱馆阅览室在二楼,八桌八椅,漆成红木颜色,古色古香,二边靠壁二排书柜,装着各类工具书、族谱论文、期刊,二个玻璃陈列柜里陈列着康熙皇帝十四子允禵的家谱手卷、孔氏家谱、李鸿章家谱,弥足珍贵。
   大家按照各自拟定的清单借阅族谱。管理员业务熟练,任劳任怨。我今天的重点是《汝南袁氏大成谱》,admin已将此谱作为重点。此谱1921年修成,8卷,大开本,保存完好。我一下就被迷住了,尽量抄,重要的交世晶复印,一个上午过去,仍未看完,按这个速度肯定不行,后面族谱还多呢!
   大成谱引人注目之处在于红眉、白眉公,特别是白眉公。白眉公,名清隐,原名寿山,字必新,因为出生的时候眉毛是白色的,所以别号白眉。他的后裔众多,几乎整个广东(以东莞为始)以及福建、江西的很多支袁氏,都是他的后裔。以白眉公为始祖的族谱较多,但各自的记载却有不同,我分析,这源于地域分布广、人口众多、历史记载不全等原因。
   在这本大成谱中,将清隐公的始祖上溯到了南北朝的昂公,特别是详细介绍了唐宰相滋公。因为滋公生有七子,而此谱,正是滋公第二子实公和第七子邯公在江西修水县和铜鼓县的后裔合修的。我阅完此谱后,admin和守信也仔细阅读了该谱。
   8日下午,我则被同治版《袁氏宗谱》难住了。此谱2卷,大开本。admin怀疑这很可能是冠烛的祖先,我当然要特别关注。该谱世系分为二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远古世系,以固公为始祖,记录了三十九世,至璞公;第二部分以璞公的儿子全公为江西兴国始迁祖。之所以难住我,是因为世系缺乏连贯性,比如在卷二,突然就来了个伯彝公四子木公世系,第一部分固公世系也有不连贯之处。我反复看,admin则不断催我不要被一本谱拖住。最后我算是明白了,此谱残缺,起码少了卷首,所以浪费了我不少时间。为此,admin对我提出了批评,他说我心中无谱。其实他的批评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之前我接触谱的数量远不如他,他能举重若轻,我则是举轻若重。
   孟敕认真关注着各组的阅谱情况,并不断凑上前来一同阅读。看得出,他很想坐下来读一、二本谱。然而他还是没有我们那么幸运,公司的事务、家族的事务实在太多,他得一一躬亲。他看了一会,匆匆离开。孟敕潇洒不修边幅,很有男人味,他的头发其实已经半花,但精力却很旺盛,与他握手,你总是感到一股力量。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感慨,孙珂告诉我们,这几年为修谱,为基金会,孟敕放弃了很多生意。本次来沪阅谱,也是孟敕斥资赞助。我在想,如果是我,我能那样吗?也许能,也许不能。
   世晶总是匆忙,她一会去买水给我们喝,并不断提醒我:“不喝水不行的呢。”一会又有某人叫她复印某卷某页,她不厌其烦地在需要复印的地方夹上纸条,然后脚步匆匆地去复印室,中午时又要安排好每个人的吃饭,但总是笑着,很优雅地笑着。
   admin阅谱的速度很快,因为有些谱他已有收藏,而且因为谱看得多了,总是能高屋建瓴。资友和冠烛称他“谱痴”,已然是痴出一点水平来了。此次来沪由他带队,很为合适。而且他的性格比我好,我其实有时很固执,固执得令人不快。他的观点与我不同,我总是不能妥协地与他争辩,声音比他高,语速比他快,动作比他夸张,但他总是刚吵完,马上就换一个话题以融洽气氛,弄得我也没办法了。按照我的意思,还要与他争下去,要么你认输,要么你说服我。
   我们有二次比较激烈的争论。其一是“谱名”问题,我认为修谱就该为每个人按照同一辈的字安取谱名,admin说未必;其二是他说某些谱不将生卒时间载于之中,是因为担心个人信息被泄漏,我则认为这几乎是不可容忍的一个原则问题。争来争去未有结果,admin不说了,只是第二天阅谱时不动声色地找出一些不按同一字辈安谱名和不记载生卒的族谱给我看......其实,admin的观点源于实际情况,我的坚持源于我崇尚完美,总想坚持一些能够原则化的原则。
   但这些并不影响我们的私交,起码不影响我。吵完架,仍一如地开玩笑,仍一如地高谈阔论,仍一如地下象棋。
   图书馆是5:00下班,一天就这样紧张而充实地过去了,我们仍沿原路回宾馆,一路上、回到宾馆、吃晚饭、晚饭后回到宾馆,总是不停地在讨论白天族谱的内容。
   9日和10日上午,我们都是以几乎同样的方式阅谱,我们恨不得将馆藏的所有袁氏族谱细细读完。然而,要在短短的二天半时间做完这些,当然是不可能的。但这次阅谱的重要意义和收获却是巨大的。首先,这是袁氏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中读谱,其次,读谱获得的大量信息,必将不断丰富袁氏的源流考证和不断加强袁氏全国性的联谊。
   10日上午,世文参加了阅谱。世文阅谱很认真,详细地做着记录,他还要不断地关照我们的复印、吃饭问题,一位很忠厚和沉稳的兄长。
   10日下午四时,我们一行三人应宁波西袁的邀请,前往上海丰收日大酒店。宁波西袁在此举行了乙酉版族谱总结会,西袁各地各房支代表济济一堂。袁勃先生的儿女也出席了会议。
   总结会由孟敕先生主持。首先是族谱的主编孟朱先生讲话,孟朱老先生大病初愈,但精神似乎不错。他总结了历时四年修谱取得的成绩,存在的不足,应该吸取的教训,并且展望未来;其次,弥钧先生就宁波圣君庙的修缮改造提出了计划,并号召全体族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建好圣君庙,以慰先祖英灵。圣君庙位于宁波西山,是当地民众为纪念西袁氏五世祖、南宋进士、抗元义士袁镛而修建的祠宇,距今已有六百多年。去年,已有修缮,此次族议,提出更大规模的改造计划,我们深深地被镛公感动着。我们三人,另资友、冠烛,每人出资三百也加入捐助行列,虽然钱少,点水助河吧;会议的第三项议程是世杰先生向与会族亲说明助学扶老的规定和具体操作程序;接着,孟钟先生就2007年的祭祖提出了初步的方案,交由族亲讨论;武英先生则希望西袁氏族亲将捐助机制化、常态化,并提出了探讨意见,他还向族亲报告了基金会2005年度的财务情况。
   我也代表中华袁氏研究会和袁氏家谱网即兴祝辞:盛赞西袁氏发扬我氏三千多年的悠久家声,祝贺他们编辑出了质量上乘的族谱,感谢他们为研究会和此次阅谱给予的大力支持。
   席间之乐融融,气氛热烈。大家共叙友情,共谋我氏发展大业。我们与西袁网站的袁飚和春光二兄同席,二兄年富力强,英俊潇洒,他们负责西袁氏的网站,而且对我氏联谊有很独特的见解,很受启发。此情此景,我感慨良多,年轻一辈的热情代表着我氏长远的发展,我氏悠久的历史,不断的源流,不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吗?
   11日上午,我们向孟敕先生作别,再次向他表示感谢;也就在那天,我和admin、守信作别,我们要回到各自的家,回到各自的工作;还在那天,我们向上海作别,这座繁华热闹的国际大都市,给我们以感受的,却是遥远而宁静的家谱。
   然而永远不会作别的,是天下袁氏一脉的血亲,是我们热爱族亲不变的情愫。
                                          
                                                  二00六年六月十五日凌晨于萍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